小城的六月

  • A+
所属分类:情感文章

  今年的六月,雨是格外的多,时不时的偏斜着阴冷,风总是一颤一颤的,这雨一场又一场。

  仿佛没个结果,记忆中,小城的雨从未有过如此的任性。大抵我们是习惯了太阳,这云彩一日不去,小城的人便一日不得欢喜。父母哄骗孩子,恐是这太阳叫魔鬼捉了去,看,这就是不听话的下场,孩子顿时作了停止吵闹的姿态。

小城的六月

  家里没了做菜的醋,我这个许久未曾下厨的人也有觉得有些乏味,也罢,终还是得出趟门。倒也不远,就在前街的巷子里。没走几步,陈香的醋味扑面而来,不由得让人心头一喜。来过小城的人都知道,小城有三绝,山茶,地生,花婆醋。山茶是消闲的必备用品,这里上到八十岁的老人下到顽皮孩童每日都会饮用,小城迎客的规矩便是进门奉上山茶,山茶味甜,去火,有缓解疲劳的功效,因而小城的茶馆遍地都是,往来的客商多在此地歇脚。

  记忆中,小城总是很热闹。去江北读书的十年,好几次托父亲给我捎山茶,倒不是学习压力大上火用,只是江北的饭菜偏咸,偏辣,每次吃罢,喝几口山茶,就舒心多了。想想江北读书时闹的笑话,雨日的心情渐渐好多了。说起地生,我个人先前其实是不大喜欢的。它是一种黑色的菌类,软软的,生在小城的东山上,其余的地方很难找到。

  小时候,野游的时候经常去哪,母亲总是嘱托我多带些回来。其实味道还不错,尤其是地生包子很有吃头。在我们这里,第一次见岳父岳母定是要带地生的,这都成了习俗。记得小时候脾气倔,顶撞母亲,找的理由竟然是给以后留着,吃完了怎么讨老婆,逗得全家人笑得死去活来。说来也怪,地生好像从未被采完过。

  直到在江北读书的时候,才在药典上读到地生乃食补之才,逢雨而生,喜阴。比起满城都有的山茶馆,花婆醋只此一家。花婆和蔼可亲,小时候经常给我糖果,她对小城里的孩子都好,格外的暖。见我提着醋瓶而来,头发被风雨吹得有些乱,花婆让我到炉子旁烤烤。六月,花婆生着炉火,见我有些诧异,花婆笑着说人老了,雨多,怕冷。

  江北读书的十年,小城变化实在太多了,细细一看,花婆确实老了许多,只是,还是那么温暖。花婆笑着,差人给我打醋。二楼的人应了声,随着木梯下来,是个姑娘,定眼一看,我有些疑惑,看向花婆。花婆打趣的说到,傻小子,看呆啦,那是朵儿啊!朵儿,我印象中的假小子,虽说是个姑娘,十多年前比我还调皮,我挨父亲的打,其中一半是她闯的祸。真是女大十八变,俊生哥,醋打好了,我引着醋,相视一笑。

  窗外,小城的雨又飘落而起……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