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我的姥姥的文章

  • A+
所属分类:原创文章

  原创文章作者:疯子不会笑

  我现在在高铁上,没有网络,反正闲着也是闲着,那就写点啥。

  这次回家是为了看看姥姥,不是因为想念,是因为可能是在姥姥去世前见姥姥最后一面。但是我没有见到最后一面。没有见到,不是我没有来得及,而是我的姥姥还活着,众人都没有想到的活着。

  姥姥住院已经十五天了,但是滴水未进也已经差不多一周了。

  我是周五回来的,是早上妈妈突然告诉我姥姥可能不行了,我就请了假回了哈尔滨。当天下午我就见到了姥姥。

写我的姥姥的文章

  当年那个爱打扑克爱跳广场舞的胖老太太,现在只有一副瘦骨嶙峋的身体,皮肤松懈却依旧温暖,但是每一根骨头都清晰可见。

  不能吃不能喝,医生说也是没什么意识的。家人也并不想去挽救了。

  我觉得可能有些不好,但是姥姥瘫了好久了,意识也越来越模糊,我不在身边,不是我在照顾,妈妈照顾了很久我也是知道的,我没有去承受,我也就没有资格去评判。只是谁也没想到姥姥还活着。

  每天晚上都在想会不会有消息,每天晚上也有亲戚在守夜,但是大家越来越像在聚会,因为什么也做不了。姥姥喂不进去饭,也喂不进去水,除了用棉签润润嘴唇没有什么需要做的,医生有时候会过来把一下脉搏,跳动也很稳定。姥姥的心脏很好,这些年的锻炼不是白锻炼的,但是大脑不行。

  在这种情况下,大家越来越焦躁,在周六,也就是我回家的第二天,他们去找了算卦的,并没有让我去。

  回来的时候,给我和爸爸每个人给了一条小红布条,让我们带在身上。说是因为属鸡的人多,给了姥姥的身体元气,并且少靠近病房。我和爸爸对于这种东西是一点也不信的,但是还是遵从了。

  姥姥刚刚做完手术的时候,我没有想到会到这一步,以为只是术后恢复好了就可以了,虽然会有后遗症,但是却不是这样的越来越严重。

  当时的姥姥很清醒,虽然自己不能玩,却喜欢看牌友打牌,牌友们也会开心的同她说话,偶尔拄着拐杖还可以站起来走走,甚至因为身体不运动又胖了一些。我们还说好好恢复,还能一起打牌,说不定还能继续跳广场舞呢。

  但是有些事情不会放过你,姥姥的状态还是逐渐严重,到只能摊在床上。

  姥姥瘫痪却还有意识的时候,总是哭,我们来了哭,走了也哭,总是喜欢吃,吃饱了还想吃,不能吃的也想吃。然后逐渐不再爱吃了,吃得越来越少了,却越来越爱哭了。不能说话,不能吃饭,越来越爱哭,但是眼珠越来越浑浊。我说话的时候反应越来越小,妈妈的反应还是比较大。那是她的女儿,我只是她的外孙女。

  在一些细碎的交谈和反应里,感觉到姥姥很想活着。

  我的悲伤并不重,只是淡淡的,不如当时爷爷去世的时候。可能是因为姥姥的病确实是在我眼见中逐渐加重而迈向死亡;我和爷爷的距离很远,上次见到还是可以自己拄着拐杖站起来的老头子,转眼就躺在棺材里,小小的那么不像他。

  但是我在这两个事情里,都很清晰的感觉到兄弟姊妹的摩擦。不是遗产的问题,两个老人都没什么遗产,但是下一辈还是有一些龃龉。

  姥姥现在还躺在病床上,应该还会卡着痰的咳嗽,胸部起伏得看起来肋骨有些脆弱。

  我知道她很想活着,但是世事无常。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