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世界上的另一个我

  • A+
所属分类:生活随笔

  生活随笔作者:凤子元NV

  我的这个兄弟姓齐,他来自银川,而我生在浙江。我俩的家乡相隔千里。原本我们的生活不会有任何交集,但缘分这东西十分玄妙。道可道,非常道。

  我从小就喜欢玛丽莲.曼森,他的音乐以及视觉艺术作品,对我早期的审美意识具有重要建构意义。但彼时身边的人并未对此展露出丝毫的包容与理解,并认为我是一个另类的怪胎,给我贴上了“性格孤僻,内心阴暗”的标签。而我自然早已放弃“将自己的偶像安利给别人”这种事。

  2015年夏,爱好魔术的我,与同样爱好魔术的他,一起参加一场在上海举办的魔术大会。我和他住酒店的同一间房。那会儿我们初次见面,相识不到一日,同住一间房也是出于省钱方面的考虑。

这世界上的另一个我

  晚上我脱下上衣,他望着我腹部的纹身,说道:“你纹的这是玛丽莲.曼森的标志?你也喜欢他的歌?”我既喜悦又惊谔,因为能在现实生活中遇到一个喜欢曼森的人已然是小概率事件,而初次见面他竟然仅凭一个极不起眼亦不为人知的符号,便识别出了我的喜好!

  那晚,因酒精过敏而从不喝酒的我,和他喝到凌晨。虽然第二天浑身骨头痛到需要吃止痛药。

  我身高185,他身高185。

  我骨瘦如柴,他也骨瘦如柴。

  我爱好魔术、摇滚,他亦然。

  最重要的是,彼时的我们,都孤独、边缘化、不被理解地活在这个世上。

  像灭世的洪水退去,藏在方舟内飘流了247日的诺亚,终于遇上了一座孤岛。

  他真的是我的好兄弟,并不是只能聊聊天,真遇上什么事就消失的那种。几年前我因一个误会而被圈子里的人网络暴力,几乎人人喊打,而他冲在最前面替我说话。我一直给他发消息,劝他不要因为冲动而说出一些过激的话,我不想因自己而连累他。但墙倒众人推时,能来扶一把的人,我会记一辈子。

  这些年,我们一直保持着紧密的通信联系。我俩同岁,一起参加的高考,分数也极为相近。他本来要和我报考同一所大学,但最终还是留在了自己的家乡,而我跨越大半个中国跑到西安念书。

  上大学后,我俩也经常分享、交流彼此的生活。听说他交了一个女朋友,我衷心祝福他。而我依然一个人生活,且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适,除却偶尔袭来的落寞。

  他在网上看到了心动的鞋子,就会在微信上问我:“大哥,你觉得这双鞋怎么样?”而作为球鞋爱好者的我也会给出自己建议与看法。他是个爬宠爱好者,养了很多的蛇,而我最喜欢的动物就是蛇,我想或许未来某一天,我会向他要一条来养养。

  我在公众号上写了很多文章,而他永远是转发最积极的那个。他常对我说:“大哥,我觉得你写得特别好,可为什么总是没几个人看呢?”对此,我无法给出答案。

  有一次,他在看完我所写的《二十岁症候》那篇散文后,对我说:“这篇文章我看完很有共鸣,我觉得自己就是文末提到的那个孤魂野鬼。”我这时才想起,他曾告诉过我,他和家人有过太多太多的矛盾。

  那一刻,我才忽然意识到,自己出身的家庭是多么幸福,父母是多么的亲切、开明。

  只可惜,人最大的迟钝,便是根本不在乎、珍惜那些自己生下来就有的东西。

  宫崎骏曾说:“我始终相信,这世界上还有另一个我,正过着我想过的生活。”但或许还有一种可能,那便是我正过另一个我想过的生活。

  另一个我总喊我大哥,但我不是他大哥,我只是他的一个兄弟,一个和他一样悲观又积极地活着的年轻人。

  我希望有一天,自己能过上理想中的生活。

  至于我的兄弟,我要祝他过上他最幸福的一个梦境中才会有的生活。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