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起香港,你想起什么?穷!

  • A+
所属分类:哲理文章

  提起香港,你想起什么?

  是车水马龙的繁华闹市,还是王家卫镜头下暧昧的重庆大厦?是中环遍地的琼楼玉宇,还是每个礼拜天扎堆在路边席地而坐的菲佣?是迈克尔·沃夫眼中的“城市密度”,还是志明与春娇吸烟的小巷?

  香港,或许远没有你想象中那般光鲜。

提起香港,你想起什么?穷!

  最近的事件让我们对“香港”这座城市产生疑惑:象征着高度民主与自由的现代都市,有多少难言的况味?

  前不久看了一部纪录片,或许在这部片子里,能窥探到一些答案。

  一开头,就揭露了一个残酷的事实:根据2011年香港人口普查统计,全港700万人口中,约有115万人属于低收入及贫困家庭。

  这座寸土寸金的大都会,也是贫富悬殊最大的城市之一。在太阳照亮不了的阴暗角落里,在灯红酒绿、纸醉金迷的繁盛之下,同样有人如蝼蚁般苟且,每天为温饱拼命挣扎。

  贫富宴

  “抽中面包”的小孩

  每天清晨,佘伟豪和黄俊修都会到大角咀的鲜鱼行学校上课。鲜鱼行(Fresh Fish),校名够接地气,这座学校里的孩子来自香港最底层的贫民窟。

  学校里,有一项新奇的校内活动:贫富宴。

  老师把孩子们召集到一起抽签,“中奖”的小孩会被邀请上台,有靓靓的服务生姐姐服务他们吃盒饭;而没“中奖”的小孩,只会分发到两块面包。

  校长在台上慷慨激昂地讲:“有些饥民是饿到捉蜘蛛、蟑螂来吃,因为真的没有食物吃。”

  他希望用这样的方式,帮助所有小孩更好地理解“贫困”,鼓励他们 珍惜资源、用功读书、改变命运、回馈社会。

  出生无法选择,就像抽签一样,绝大部分人,都是“抽中面包的小孩”,含着金汤匙出生终归是过小概率事件。

  有钱人不用读书

  直接去工作

  在孩子们纯真的眼中,“贫穷”对他们意味着什么?

  佘伟豪:“我想买对新鞋,妈妈说她没有钱。”

  单亲家庭的佘伟豪很争气,他总是考全班第一。小学一年级,他才知道自己属于贫穷。

  接受电视台采访时,他妈妈在镜头前流泪,无奈地说:“超过100块的东西我都不会买。”

  即便知道儿子英文很差,也掏不出钱给他补习:

  佘伟豪也会因为“没钱”缺席学校组织的旅行,哪怕只是在香港本地:

  黄俊修:“没钱啊…”

  越南混血黄俊修睫毛很长,肉嘟嘟的,很可爱,就是念书不太行,因为功课不好被留级在一年级。他说:“大家经常骂我什么都不懂,不喜欢我,他们喜欢佘伟豪。”

  被问到:“你平时做作业怎么做?”

  他满不在乎地说:“乱做咯!”

  小胖子最大的爱好就是玩耍,shopping,一个人去社区活动中心玩电脑,或是玩弹珠弹球。他看起来似乎没什么烦恼,却总是会在买文具时发现余额不足。

  董汝峰:“有钱仔不用读书,直接去工作。“

  经常跟姐姐斗嘴的董汝峰,一双大眼睛扑扇扑扇。你以为他是个小屁孩什么都不懂,其实他看问题比谁都透彻。你问他:“现在功课跟得上吗?”

  他笑嘻嘻地说:“当然跟不上啦,这是没法子的事情,补习才会啦!”

  他打开了话匣子,反问道:“你以为我是有钱仔吗?”

  “有钱人又如何?”

  他像个成年人一样认真起来,残酷又天真:“有钱人都不用做功课,有钱人就不用读书了,直接去工作就可以。”

  我们唾手可及的手机、电脑、玩具、游戏,他们怎么看呢?

  妈妈说你再打的话

  就砍你的头烧烤

  鲜鱼行学校的穷孩子,面对的不仅仅是“贫穷”。

  谭志泽:”他打妈妈,打我,流鼻血。“

  他经常被妈妈寄养在同学家,他的妈妈每三个月就要返回内地续签——他来自中港婚姻(跨境婚姻)家庭。他说爸爸对妈妈不好,他没钱给她生活,两人经常因此吵架。

  他一边画画,一边平静地说起 父母的矛盾、爸爸的家暴、妈妈的菜刀,仿佛这是最稀松平常的事:

  佘伟豪妈妈:“隔壁男人说,你信不信我拿刀砍你儿子?”

  佘伟豪和妈妈住在“劏房”(“房中房”,房子被分成一个个细小的独立房间),他家只有一个床位、一个厕所,小没有地方做功课,只能在床上做功课。

  这里租金便宜环境复杂,母子俩日夜担惊受怕:

  第一个住在他们隔壁的男人嫌小孩太吵,威胁她:“你信不信我拿刀砍你儿子?”

  这个男人搬走后来了第二个男人,是个黑社会,他真拿刀出来砍了人。

  黄俊修:“妈妈说我不再是她的儿子。”

  “我妈妈放学的时候不会来,她每次都撇下我、不管我。“小胖子嘟着嘴抱怨道。

  除了玩,他心里还有别的牵挂:故乡。

  他很想念越南,母亲却不许他回去,或许她相信把孩子放在香港会获得更好的教育:

  想过回越南读书吗?小胖子落寞地说:“回去就会失去现在的朋友。”

  黄嘉琪妈妈:“我暂时没想那么长远。”

  班级里最受男生欢迎的小女孩叫黄嘉琪,她还有一个弟弟。以前他们在内地读幼儿园,几年前,为了孩子的前途,父母带着他们毅然来到香港,屈居在狭窄的房间里。

  她妈妈说:“只能尽力配合,做好功课。“

  但其实大人的英文也不好,辅导不了家庭作业:

  “现在香港的基层家庭,有些是中港婚姻,另外大部分家庭父母学历也低,从事体力劳动,收入无法提升。于是很容易形成一个现象,跨代贫穷。”

  —— 鲜鱼行学校校长梁纪昌

  变形记

  “白富美”的交换生活

  这部纪录片还有“番外篇”:《穷富翁大作战》是香港电台(RTHK)的一档真人秀节目,“港版变形记”。

  “白富美”Tiffany受邀参加,正好就去了鲜鱼行学校当交换生。这个小萝莉才不到10岁,爸爸是外资银行高管,从小衣食无忧。

  她甚至不知道“贫穷”的“穷”字怎么写:

  她的日常打开方式,是放学后忙于学习各种兴趣班,还有自己的私人外教每周互联网授课:

  Tiffany的妈妈表示:如果孩子没机会接触各种事物,他们就不知道自己的能力、兴趣。

  除了学习,每逢假期全家人会出国旅游。小小年纪,Tiffany已经看过巴黎埃菲尔的夜景,下海亲吻过海豚,在瑞士滑过雪。

  在鲜鱼行学校上英文课时,老师问啥她都会。

  她说自己“平时要写150字的英文作文”,而一旁董汝峰的姐姐说:”我们写200字,三个人一起。“

  数学课,小萝莉有点走神。周围同学还在学最基础的加减乘除,她已经学过了,而且老师说:“可以用计算器。”

  鲜鱼行的孩子,连计算器都买不起。

  现实残酷无情,正如Tiffany的妈妈总结的那样:女儿早已赢在人生的起跑线上。

  跨代贫穷,港人之殇

  年轻的导演说:“纪录片有心就不会闷。“

  这部朴实无华的片子,没有精细的剪辑,甚至连收音效果都不好,却依旧瑕不掩瑜:“透过孩童最纯真的眼睛去观察贫困,真实又震撼。人们感慨万千,更多的是“心疼”和“无力”。

  鲜鱼行学校的小孩们,就像游弋在水泥森林里的一条条小鱼。他们背负着家长“望子成龙”的渴望,即便身处最糟糕的环境,有人依然对未来抱有期许:

  香港,126万人生活在贫困线下,即使有工作,也要节衣缩食;有些小孩还没出生就已经输了,青年人难以向上爬,长者没有尊严的度过余生。

  做穷人还是做富翁,是天注定、靠双手,还是社会资源分配不公?贫穷并不会随着上一代的老去而结束,相反会一代代遗传,恶性循环。

  香港社会面临的最大危机和挑战,是否也值得每个人深思?我们何尝又不是那批“抽中面包的人”,只是多少,比鲜鱼行的孩子要幸运一些。

  好文章作者: 闲谈集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