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什么拯救孟晚舟?

  • A+
所属分类:原创文章

  我还没有任何一件华为的产品,哪怕是一根数据线。自从看了艾萨克森写的《乔布斯传》之后,我就成了一名苹果死忠。为了买苹果手机,我还差点卖了肾。

  我喜欢乔布斯的那句话,大意是:iPhone融合了我对哲学和艺术的思考。年轻时的乔布斯,狂躁不安、迷失方向,甚至还吸过大麻。后来,他来到了佛教起源地印度进行了禅修。于是,有了今天的苹果。六七个苹果的市值,相当于中国A股3000多家上市公司加起来的总市值。

  不过,看了任正非最近与中国十余家媒体进行一万多字的对话实录后,我发现,自己正在iPhone和华为之间摇摆,心中有个念头:离买一个华为手机只差一步之遥了。

拿什么拯救孟晚舟?

  我喜欢任正非的那句话。当央视记者问他“作为父亲想为女儿做一些什么”的时候,他很自然地回答说:“我们能做的还是要靠法律的力量……这个事还是要通过法律来解决,我们是有信心能解决的。”

  在终其一生从未离开过家乡柯尼斯堡半步的德国古典哲学家康德的墓碑上,刻着他那句著名的格言:“有两种东西,我对它们的思考越是深沉和持久,它们在我心灵中唤起的惊奇和敬畏就会日新月异,不断增长,这就是我头上的星空和心中的道德法则。 ”

  这句格言在国内有多种翻译,其中一种是:头顶是璀璨星空,心中有道德法庭。

  我的一位同学,因为看到康德的这句话,在读大学时决定选择了法律专业。大学毕业后,他如愿地当上了一名律师。但他的工作并不顺利。因为他心中有法庭,而他人眼里无王法。这和王林清的遭遇,如出一辙。

  加拿大毕竟是加拿大。华为毕竟是中国唯一一家真正实现了国际化的世界级企业,尽管任正非还是谦虚地称未来华为一定会“倒下”。作为华为的操盘手,任正非深知别人的国家是心中有法庭的,因此自己也要心中有法庭,否则在国际化的扩张中,华为早就被罚得倾家荡产了。

  我曾与一位相关部委的研究员聊天时问他,为什么国字头企业在海外投资时,总是屡屡受挫。他的回答令我吃惊:“他们老是按照国内的法子来办事,总以为麻烦可以在酒桌上解决。”

  在读大学的时候,在一次课堂上,系主任意味深长地跟我们说过这样的一句话:“同学们啊,这地方,有两个院是不能进的。一个是医院,另外一个是法院。”这句话多少有些诙谐,却常常是现实的真实写照。

  因为习惯了心中没有法庭,习惯了心中不相信法庭,习惯了心中不敢相信法庭,国人在海外遇到事情时,“中国可以说不”、“扔掉iPhone买华为”的情绪,就像被敲碎的脑壳里流出的脑浆,到处蔓延。

  任正非不仅心中有法庭,而且他应该还看过《教父》。在《教父》中,维托·唐·科莱昂说:“不要憎恨你的敌人,那会影响你的判断力。”在与媒体记者长达一万多字的对话中,谈到女儿孟晚舟时,这位75岁的父亲,始终没有非议过一句加拿大。相反,他坦然自若,谈笑风生,说:“我与女儿现在就是打打电话,电话上也仅仅是讲讲笑话,晚舟也很坚强。”

  任正非始终坚信,只有法律,才能拯救自己的女儿。当深圳卫视记者像央视记者一样问他有关女儿的问题时,他还说了这样的一句话:“要感谢全国人民、感谢非常多的网友们对她的关爱和关心。”

  写到这里,我假装潜入任正非的潜意识,替他补充说一句:希望全国人民和非常多的网友们,不要再说什么“中国可以说不”、“扔掉iPhone买华为”的话了,要相信别人的国家心中有法庭,要相信国际法则,按规律办事。

  太平洋彼岸的“枫叶之国”加拿大,此刻应该是大雪漫天飞舞的时候,不管是夜晚还是白天,到处都是透明的白。既然都同处一个地球,那就让这透明的白,飘向世界的每一个角落。不管是孟晚舟,还是王林清,都应该在法庭上得到公正、透明的对待。

  原创文章作者:我的田地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