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那里好大又粗,蒋玉英奇闻传

  • A+
所属分类:优美文章

李子涵婚前认识了嫂子蒋玉英。

江城是四川人,父母都是农民,因为儿子想结婚,她很少去长的。有伴的由女儿蒋玉英,老两口大老远来到安城,参加他们岛上的婚礼。

蒋玉英很聪明,很聪明。她到了以后,接手了丈夫的事务。每一块员工脂肪都安排得有条不紊,老两口什么都不用担心。他们坐在一旁,陪着父母制作了一个龙门阵。

 文学

婚礼结束后,他们三人赶在蒋玉英走前回家,给了李子涵8000元,她说:“拿去吧,别告诉任何人,这是我牡蛎私房的一小部分财产。女人当你需要一点额外的钱时,不要太小。

李子涵第一次见姑姐蒋玉英,是在自己的婚礼前。

她对象蒋呈是四川人,父母在老家务农,因儿子要结婚,才难得出趟远门。老两口由女儿蒋玉英陪着,千里迢迢来到安城,参加儿子的婚礼。

蒋玉英很干练,泼辣利索,她一到场,就接过了男方一应事务的接力棒,件件桩桩,安排得头头是道、井井有条,老两口什么心都不用操,坐在一旁陪亲家摆龙门阵。

婚礼过后,三人返程,临行前,蒋玉英悄悄塞给李子涵八千块钱,她说:“拿着,别告诉任何人,这是姐的一点私房。女人啊,什么时候手里也得有点余钱,别嫌少。”

第一次见面,李子涵对“姑姐”这个词有了新的理解,对蒋玉英本人,留下深刻的印象。

因为时常听朋友、同事们嘀咕婆婆、姑姐、妯娌这些家长里短,李子涵的心里,对初相识的姑姐还有些防备之心,她想:还是彼此保持距离、以礼相待、互相留些余地的好,以防万一嘛。

孩子三岁时,照顾他的保姆突然生病,孩子年龄不够上幼儿园,又逢临近年关,一时找不到合适的人照顾。

李子涵的老妈身体也不好,凑合顶了几天,又要照顾有中风后遗症的李子涵他爸,又照顾孩子,实在吃不消。

偏蒋呈那年长驻外地项目,逢年过节才回来一趟,根本帮不上什么忙。李子涵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逢人就请介绍保姆,焦虑得吃不好睡不好,嘴上起了一圈燎泡。

就在这时,她突然接到姑姐的电话,蒋玉英开门见山告诉她:某日某时某趟车某车厢,婆婆到站,让她请假接一下。

姑姐说,婆婆这次来是专门帮她照顾孩子的,让她不要担心孩子没人管。原来,姑姐从蒋呈嘴里得知她的窘况后,亲自给父母做通思想工作,最快时间买票把婆婆送上火车。

“那爸爸呢?他怎么办?”李子涵还没昏了头,忙问老公公。

“那你放心,有我在,还怕饿着他。我们离得近,我隔三差五去看看,帮他收拾收拾,如果他也想过去,我再给他买票通知你接站。”

婆婆的到来彻底解决了李子涵的后顾之忧,李子涵一心扑在工作上,业绩漂亮,薪资连升几档,她的心里,对姑姐、对婆婆、对公公,简直感激得难以言表。

因为公公丢不下庄稼,还在老家,要时常关心慰问,所以,那几年,李子涵和姑姐的联系非常频繁,虽然隔着千里,但是两个人的感情,每天都在向着更亲近的方向发展。

02

李子涵是律师,是个重感情、懂感恩的人,对她好的人,她总是以涌泉回报,这不,2016年时,蒋玉英的儿子要参加高考,李子涵早早发出邀请。

她对姑姐和外甥说:老家偏远,教育资源缺乏,好学校少,不如报考安城的大学,虽不是一线二线发达城市,但至少是省会,大学无论数量还是质量均在全国前列,再加上,她在这边,孩子毕业找工作说不定能帮上忙,工作后也方便照顾。

外甥特别争气,考上安城一所985大学,开学时,姑姐蒋玉英陪孩子一起来报到,李子涵亲自陪着,跑前跑后地张罗。

报完到,又请了假,趁孩子白天上幼儿园,开车拉着公婆和姑姐在城里美美地转了几天后,买了大包小包的礼物送上火车。

开学第三个月,突然有一天,学校打来电话,说外甥踢球时,踢断了一个同学的腿。李子涵接电话时,隐约听见孩子的哭声和“别打了别打了”的告饶声。

她心急如火,一路飞奔到医院。急诊室门口,一群男女分为两拔,一拔围着两个老师模样的人,另一拔围成个圈,对着中间呵斥怒骂。

李子涵冲到围成圈的那堆人前,扒开人群,她看见有个人双手抱着脑袋躺在地上,身子蜷成一团,她拉开那人的手,看见一脸血迹下,是外甥惊恐的脸。

李子涵的心当时就痛了,像被什么东西割了一下,她揽过孩子,连声说:“阿仁,别怕别怕,舅妈来了。”

旁边的人可算找着发泄对象了,吵嚷得更起劲,有人拉扯李子涵,扬手就要打,李子涵反应极快,胳膊一抬挡住,拉着外甥迅速后退,直退到墙边。

她把外甥护在身后,大声说:“我已经报警了!这里有摄像头,谁再动手,就是故意人身伤害,我告他!”

03

受伤的孩子被转进普通病房,李子涵请医生当着警察的面说明病情,她悄悄录了音。

她把外甥交给警察保护,说要到ATM机上取医药费和赔偿金,趁跟着的人不注意,左拐右拐来到监控室,她以前打官司时来过这里,有熟人,顺利地调出外甥到医院后的整个过程,复制了录像,又悄悄取了钱,转回病房。

李子涵拿出笔记本电脑,摆出公事公办的架势,她对警察说:“既然事情已经明朗,趁警察同志在,咱们谈谈后续事宜。

我是律师,这是我最近一次办理的最为相近的案例的赔偿协议,你们看看,有不合适的咱们再调整。警察同志,麻烦你们做个旁证,可以吗?”

两个警察连连点头——他们出警前就得了上边嘱咐,一切配合李律师行事。

专业范一摆出来,对方就有点怵,这年头,谁不是欺软怕硬。

一开始,他们看着自己孩子受伤,觉得心疼,又看对方穿着不错,估摸着能多诈就多诈点钱,不成想,人家又是律师又是警察的,不好惹。

商量了半天,赔偿协议谈妥,李子涵趁热打铁,请朋友帮忙打印一式三份,双方签字认可。然后,在对方面露喜色、交头接耳时,李子涵扔出一个重磅炸弹:她要求对方就给外甥造成的伤害进行赔偿。

正喜滋滋的那一群全部傻眼了。

李子涵不多废话,打开监控录像,当当当当一通旁白:

“这一脚踢在孩子腹部,可能造成内脏损伤;这一拳打在眼睛上,可能损伤眼角膜,眼角膜损伤会影响视力,严重可能导致失明,得移植眼角膜;这一下在太阳穴附近……这一下……”

众人听得头大,她还觉着不够详细,截取几个画面,把施暴人的脸部放到最大,在人群中扫视一圈,嘴里说着:“按照我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规定……

对故意伤害他人身体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对故意伤害他人致人重伤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这些话像唐僧念的紧箍咒一样在对方头顶上盘旋,有几个人偷偷往门边出溜。

整件事彻底处理完后,怕给孩子留下心理阴影,李子涵和外甥进行了一次长谈。

她像对待成年人那样告诉外甥:“只要站住理,就不要惧怕任何人,坚守底线,不无原则的退让,适当时候,露一点獠牙,让别人知道你不好欺负,然后用知识、用能力打败他们,只有这样,别人才会尊重你,平等对待你。

这个世界上,一味的退让和软弱就是怂,就是给别人得寸进尺欺侮你的借口。”

李子涵不知道,她在处理整件事情中表现出的专业范和职业魅力,让一个年轻人对未来的人生规划发生了根本性的改变。

04

事情既处理完,抱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想法,李子涵嘱咐公婆和外甥不要把这件事告诉姑姐。

公婆只以为儿媳是体贴,孰不知,李子涵心里正筹划着一件大事。

这件事与姑姐蒋玉英有关。

姑姐蒋玉英最近正和丈夫耿明哲闹离婚,为儿子和谁过僵持着——怕父母担心,目前这件事只有蒋呈和李子涵知道。

蒋玉英的丈夫耿明哲这几年弄了个鱼塘,为防止人偷鱼,他在鱼塘边搭了间小房子,有时候晚上就在房里值守。

一次他抓住几个偷鱼的小孩,认识了其中一个孩子的寡妇妈,不知道咋弄的,一来二去,和这个寡妇妈勾.搭.上了。

蒋玉英知道此事,就是寡妇不甘心偷偷摸摸,想取而代之,主动告诉蒋玉英的。

蒋玉英这个人,要强、泼辣,眼里容不得沙子,问清事情的经过后,她直截了当告诉耿明哲:想继续过就和寡妇马上断,不想过就和自己离!

耿明哲指天发誓说选前一条路,却在两天后被蒋玉英堵在了寡妇的床上。

老师那里好大又粗,蒋玉英奇闻传

你既无情我便休。蒋玉英明确向耿明哲提出离婚,钱财她可以不要,但儿子,必须跟她走。

李家不同意。寡妇的孩子是个女儿,孙子又这么优秀,重点大学毕业,以后肯定前途无量,他们耿家,还指着孙子光耀门楣呢,怎么肯放手。

蒋玉英就是在这种情况下把实情告诉李子涵的。

她知道这个弟妹能干、厉害,打赢过不少官司,虽然远水解不了近渴,但有个专业人士支招也是好的。

李子涵听了,肺都要气炸了。冷静下来,她边思量边列出计划一二三四。

05

外甥阿仁已满十八岁,按照法律,可以自主选择跟随父母哪方。李子涵跑到学校,尽量委婉地把事情和外甥说了。

现在的孩子多聪明啊,李子涵刚说个开头,外甥就猜出结尾。他又是难过又是尴尬,又气又急,红了眼圈,李子涵不逼他,等孩子自己想通。

末了,阿仁说:他跟妈。李子涵让孩子亲笔写了两封信,以作备用。

她向领导请了年假,给公婆说要出差,连夜奔老家,直扑姑姐婆家的村子。

李子涵先找村委会,她提前通过律师圈子联系了当地的派出所,拉虎皮扯大旗,报上派出所所长的大名,拿出证件说自己是蒋玉英的代理律师。

这几道手续一走,村委会马上严肃起来,村支书派人带着李子涵来到蒋玉英家,耿家人一看架势,气势先弱了几分。

李子涵坐在一脸憔悴仍强作坚强的蒋玉英身边,拿出外甥的亲笔信,让耿明哲看,耿明哲边看边念给父母听。

当听到孩子在学校踢伤人、闯了祸,要赔十几万时,耿明哲的眉头蹙紧了,他捏着随信附的医药费、赔偿协议等资料,与父母交换眼神。

再听到孩子被对方拳打脚踢,误伤眼睛要长期治疗时,三个人的神色更明显了。

李子涵在村里从头到尾待了五天,前三天都没闲着,走村串巷,她甚至偷偷去了两回寡妇家。第四天,耿明哲松口,同意离婚,儿子随母。

李子涵一人来,两人回,她把身心俱疲的姑姐带回了自己家,对公婆只说:外甥上次受了惊吓、学习紧张,需要人照顾,姑姐家里没啥要紧事,她帮着在孩子学校附近给找了份工作,边工作边照顾娃。

至于万一哪天公婆知道了真相该怎么办,见招拆招吧,总有办法。

李子涵私下和蒋呈说:“大姐还是太善良了,依我的意思,是要争一份家产的,即使不为大姐,也可以留给孩子,可是大姐伤透了心,一分钟也不愿意和那家人扯皮,只想早早脱离苦海,所以——”

蒋呈哪里不了解亲姐的脾气,他对妻子在这件事上的处理方式举双手赞同,表达了一万分的感谢。

姑姐蒋玉英在新的地方开始新的生活。李子涵却知道,千里之外的耿明哲家,注定不能安稳,热闹还在后头呢。

待在那里时,李子涵打听过了,寡妇之前有一次做流产手术伤了子宫,这辈子再怀孕的可能性极小,这也是寡妇怕被耿明哲甩、急着进门的原因之一,所以,如果外甥不回去,按农村的说法,李家,可能真是要“绝后”了。

这个秘密,李子涵只告诉了蒋呈,别人谁也没说,她怕姑姐知道了,万一心软,让耿家人钻空子。

而且,弄清姑姐的意思后,为帮她快速脱身,争取到儿子的抚养权,李子涵甚至亲自上门和寡妇谈判,她暗示寡妇告诉耿明哲“已经怀孕,找人看过,是个男孩”的消息,要不,耿家也不会这么痛快就同意全部条件。

别人可能会说她李子涵心狠,可是李子涵本人根本不在乎。

她的愿望很简单、目的也一直明确:此生为什么要不断努力、不断强大自己?

因为,她要为那些爱自己、自己爱、关心自己和自己关心的人铸一座遮风挡雨的坚固港湾。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