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人的爱或婚姻,你千万别搅合

  • A+
所属分类:情感文章

  人到中年的载言,原本岁月静好的生活,却因为阻止了妹妹离婚而面目全非,如今的她陷入纠结与痛苦中,懊悔不迭……

  01

  我叫载言,今年45岁,我和老公都有体面而稳定的工作,儿子在英国留学。本来我的生活平静幸福,但因为搅进了妹妹的婚姻,现在一切都变了味。

亲人的爱或婚姻,你千万别搅合

  妹妹载笑,比我小3岁,大学毕业进入本市当时效益最好的钢铁厂,成为厂办秘书,妹夫张伟是名律师。

  孰料,作为本市的龙头企业,钢铁厂的效益一路下滑,后来工资也发不全。好在张伟很能干,与别人合伙成立律师事务所,收入不错。

  妹妹先生了女儿,后来二胎生了儿子,凑成一个“好”字。

  妹妹的婚姻在整个家族里备受赞誉,而张伟的表现也不错,对我父母很孝顺,逢年过节,家庭聚会,他都会抢着买单。

  然而,我渐渐听到了张伟的传闻,说他外面有一堆女人。

  我很担心,想提醒下妹妹,对张伟关注些,尤其对他的收入要心中有数。可每每聊到婚姻话题,妹妹就一脸幸福,对张伟满含爱意,让我没法继续谈下去。

  然而,我的担忧很快变成了事实。

  那天,妹妹哭着来找我,说张伟在外面有人了,机缘巧合被她撞个正着。

  那个女人不算太年轻,30多岁,据说是某个美容院的老板,很会打扮,眼神很勾人。妹妹要打他们,可他们不知理亏,反而合伙把妹妹打了一顿。

  妹妹咽不下这口气,闹着要离婚。我极力安慰她,让她冷静。

  过了些日子,妹妹又找我哭诉,说张伟不是东西,律师事务所明明一切正常,可他说却说事务所在赔钱,他们现在住的房子被抵押贷款,妹妹离婚,几乎得不到什么。

  他穷困潦倒了,怎么可能?这明摆着是他转移了财产。

  我带着妹妹找律师咨询,对方一听张伟的名字就很头疼,说作为律师,他要做手脚,就一定是滴水不漏,很难查出实锤。他们都不愿接这个离婚案子。

  几天后,妹妹打来电话,哭得稀里哗啦。我去看她,只见她头发凌乱,鼻青脸肿。妹妹讲了她的遭遇,她想离婚,也跟孩子们讲了,希望孩子跟她。

  孰料,正在上高中的女儿居然说:“妈,你要了我们又养不起,我和弟弟还是跟爸爸吧。”这让妹妹很伤心,看样子如果争不到家产,也只能放弃抚养权。

  事情还没完,晚上张伟回来见妹妹在哭,没做饭,就对妹妹出言不逊,妹妹还了几句,他就对妹妹大打出手。

  这时我才知道,妹妹在不知道张伟出轨时,就挨过几次打了,只是她特要面子,一直没敢跟我们说。

  考虑到孩子们的想法和张伟的种种表现,我明白了,他早就做好了准备,根本不怕妹妹离婚。或者说,妹妹想要离婚,可能正中他的下怀。

  妹妹说她实在受不了这样的生活,哪怕一无所有,她也要离。我沉默无语。

  02

  妹妹做出了行动,自己在外面租了房子,独自搬了出来。

  一天晚上,妹妹给我打电话,我去出租屋看她,她抱着我放声大哭。她说,她做梦也没想到,人到中年,还要过这么穷酸的生活。

  我环顾四周,确实,妹妹租的房子非常简陋,对过惯养尊处优生活的人,突然跌落到这个份儿上,心理落差太大了。

  妹妹原本打算把一双儿女都甩给张伟,让他焦头烂额,让他重视自己,不再那么嚣张。可一连几天,张伟对她不理不睬,儿女也没有电话。

  屋漏偏逢连夜雨。妹妹的例假才结束又来,而且血流汩汩。我带着她去看医生,挂了专家号。专家没听完妹妹的讲述,就开了一堆单子让做检查。

  一天检查下来,一切正常,可专家竟然冷冷地说,你妹妹得做刮宫手术,不然血止不住。我很惊讶,没有问题还做手术?

  专家不耐烦地说,做不做你们想好,出了问题别找我。

  妹妹对刮宫手术有恐惧感,我也生气专家的不负责任,坚持让专家开了止血的药,说如果止不住再来做手术。

  我陪着妹妹那几天,妹妹哭泣不止。看着她窝在寒酸的小屋里,孤独落魄的样子,我意识到,对妹妹这种缺少独立生活能力的人来说,离婚并非上策。

  好在三天后,妹妹的血止住了。

  我和妹妹谈了一次,讲了她的弱势。这些年,她收入低,家中财政大权又在张伟手里,她手里没什么钱。

  我有心替妹妹租个好点的房子,可是留学的儿子每年花销巨大,我一时也无法帮她。而回父母家也不行——父母年纪大了,尤其父亲还有糖尿病,并发症也出来了,他们一直以为妹妹婚姻幸福,现在突然婚变,怕他们承受不起打击。

  妹妹知道利害关系,至今不敢告诉父母她的事,也不让我说。

  妹妹听了我的话放声大哭。我知道她后悔搬出来了,可如果张伟不给她一个台阶下,她也没脸再回到那个家。

  无奈,我只好出面找张伟谈,让他以家庭为重,看在夫妻多年,两个孩子的份上,断绝与那个女人的关系。

  张伟说,他也不想离婚,只是跟情人也不能说断就断,需要给他一段时间,他会处理好的。他的说法很混蛋,但我不敢计较,只能和稀泥。

  张伟接了妹妹回去,一场风波总算过去。

  孰料,几个月后,风云突变。

  张伟酒后中风,脑溢血,送到医院抢救,命保住了,但却落下半身不遂,瘫痪在床。他自然跟情人分了手,却性情大变,每天变着法折磨伺候他的我妹。

  每天晚上,他要起夜五六次,每当妹妹刚刚睡去,他就像叫魂一样,拖着长音叫:“载笑,载笑——”那声音在夜半三更里,令人毛骨悚然,把妹妹吓到了。

  惊吓加上睡眠不好,妹妹迅速憔悴苍老。不仅如此,张伟明明对大小便有知觉,却故意随意排泄,尿布和床单都换不及,家中臭不可闻……

  妹妹被折磨得快崩溃了。可现在要离婚又很麻烦,张伟外遇在先,并没有多少人知道,大家看到的就是妹妹抛弃病重的丈夫,不仅法律关不好过,舆论关更煎熬。

  终于,妹妹冲我发火,说她已经决定离婚,都搬出去了,是我把硬她拉回来的,才害得她如此下场。

  她几次这样抱怨,我也火了,说她如果真想离婚,我说什么也没用,是她自己没有主意。

  妹妹一下变得歇斯底里,说我不让她离婚,是心中阴暗、自私,怕她离婚后过得不好连累我,我只要息事宁人,只要她不离婚,根本不管她的死活……

  我后悔阻止妹妹离婚,更后悔跟她争执,现在妹妹恨死我了,就连父母也责备我,不该管妹妹的事,我里外不是人,真是悔不当初啊!

  03

  有人说,要过得简单、少犯错误,需要把握三件事的界线:老天的事,别人的事,自己的事。不同的事情,采取不同的应对方法——老天的事,欣然接受;别人的事,不要去管;自己的事则努力做好。

  偏偏,载言犯了大错,她把别人的事——妹妹的婚姻问题,当成自己的事,插手去管,结果陷入痛苦的泥潭。

  首先,别人的婚姻问题,旁观者未必清,不可替人拿主意。

  在社会上,父母插手子女的婚姻,兄弟姐妹互相干涉婚姻,都很常见,虽然经常导致血亲之间反目成仇,但人们依旧趋之若鹜,并不反省。

  一个人的婚姻状况如何,自是如饮水,冷暖自知,别人很难设身处地为其做出决定。尤其婚姻幸福与否,是非常主观的事情。“旁观者清”,有时并不适用。

  即使大家都认为这桩婚姻不幸,但当事人只要乐意,那就是幸福。除非你是她,才能与她共情。而子非鱼,焉知鱼之乐。

  既然当初劝一个人是否离婚,那对方可能就希望你对后果负责,不能“一走了之”。

  可我们又怎么可能为别人的人生负责呢?就如同她生病了,即使你爱她,照顾她,所有的疼痛都只能由她自己承担。毕竟,我们不能代替别人过日子啊!

  其次,越是没有主见的人,越容易委过于人。

  没有主见的人,往往是在眼界、格局、知识面和博弈能力方面存在严重欠缺,遇事看不明白,也应对不了,却天真地以为别人能帮自己搞定。他们并不懂得问题的复杂性,需要做出哪些牺牲或妥协,需要付出什么代价。

  然而,那些能替人出主意的人,往往容易自我代入,即把对方想象成跟自己观念、能力差不多的人,按照“假如是我,就这样办……”的思维指导对方。在他们看来,此举会有哪些“副作用”,对方应该有心理准备。这是天大的误区。

  结果,“副作用”出现了,对方却无法承担,或者是对方无法有效执行你的策略,导致事倍功半,甚至把事情搞砸了。这时,他们就会怪罪“出主意”的人。

  没有主见的人,骨子里害怕自己承担责任,总想找只替罪羊。她过得好了,自然你好我好,一旦过得不好,就将一切罪过归结于建议者,甚至怀疑对方故意坑自己。

  那么,至亲遇到婚姻问题,我们应该怎么做呢?

  最明智的做法,是坚定地告诉她:慎重考虑,不管你做什么决定,我都支持你,并尽自己所能,给些实在的帮助,但就是不能替对方拿主意。

  第三,如果已经介入了亲人的家事,并落下了埋怨,该怎么办?

  载言卷进了妹妹的离婚事件,覆水难收。现在能做的,就是心平气和地与妹妹谈一次,对自己当初的“指手画脚”,真诚道歉。有时,“态度”很重要。

  同时,载言应该问妹妹,自己能帮她做些什么?对于妹妹的要求,她要努力去达成,对于妹妹的生活困难,积极给予帮助,让时间慢慢修复姐妹情谊……

  那么,载笑是否完全没有办法扭转困局呢?也未必。

  A,她要破除面子观念,搜集老公出轨的证据,适当“放出风声”,瘫痪是他出轨的报应,让亲友知道真相。假如她生气撂挑子,就不会被舆论裹挟。

  B,假如载笑不愿伺候老公,适当地狠下心肠,“冷”他一段时间,张伟除了妥协别无选择,只能同意请保姆帮忙,并支付保姆工资。

  C,两个孩子已经不能指望瘫在床上的爹了,只能跟妈妈站在一起,载言笼络好孩子后,由孩子出面施压,逼迫张伟把转移的财产拿回来。

  张伟很难不妥协:一旦老婆撒手不管,他只有死路一条,而他的财富就会落入别人腰包,连两个孩子都无法继承,可能面临失学,这是他绝对不愿看到的。

  降服了张伟,并拿回财富后,载笑还想干什么,就看她善良与否了。

  当然,任何策略,都需要当事人具备靠谱的行动能力。这就好比射击教练告诉你,如何持枪、瞄准、射击,平时如何练习,但你总打不准,那就没办法了。

  以上策略纯属抛砖引玉,相信宝宝们有更高明的办法,我在留言区等待大家。

  严正声明:我们并不是给载笑出主意,仅仅只是闲聊探讨,假如自己摊上这种事,有无解决之道,供读者借鉴。至于载笑怎么做,与我们无关啊!

  文章作者:包士山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