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方这个英文版,发得不是时候

  • A+
所属分类:爱国文章

  我并不是要对《方方日记》的内容进行分析或争论。

  关于这本不是日记的日记,我已经在多日前的《方方看世界,就像你们看方方》里面,通过高维和低维的角度,进行过完整评价。今天,我要说的是《方方日记》和国际关系。

  对于这几十篇文章,无论双方在国内怎么争论,都是关起门来,中国人自己的事。但这两天亚马逊已经在接受《方方日记》英文版预订,距离方方“打完那些美好的仗”不到半个月。

方方这个英文版,发得不是时候

  写几十篇文章,跟国际关系有什么关系呢?正好我是国际关系学院毕业的,也曾是方方多部小说的读者,现在告诉你跟国际关系有哪些关系。

  我们这个世界,任何一个部分都不是孤立存在的,而是通过各个环节,千丝万缕地联系在一起。

  比如方方强调要“追责”,彭总也跟着“追责”来了,彭总是美国的副总统彭斯。这样,几十篇文章和一本海外英文版的结集,就把一个女作家毫不留情地卷入国际关系的漩涡中。这很可能不是方方的初衷,但在变幻的国际风云中,个人实在太渺小。

  这个世界,国际关系﹥疫情﹥意识形态。如何理解这三层关系呢?

  没有战争的年代,国与国的关系很多时候表现为意识形态的冲突,但并不是冲突的本质。比如铁幕时代的美苏“冷战”,看上去是资本主义与共产主义的对抗,实际上意识形态只是大国对抗的工具,其本质是大国间的战略较量。

  地球跟森林一样。森林里有老虎梅花鹿和兔子,地球上有大国和小国。大国利用意识形态,率领一批小国,跟另一个大国对抗,就像同一片森林里两只老虎争夺地盘。

  一场举世罕见的大瘟疫,刺破意识形态层面,打乱了国与国之间原有的关系。比如国界说封就封,航班说停就停,我抢你的口罩,你抢他的呼吸机。但这都是暂时的,一旦疫情平复,又会回到原有的格局。

  如果你以为意识形态之间格格不入,那就错了。

  第二次世界大战,美国被日本偷袭,于是加入英法同盟去打德国,其实德国和美国都是极端反共的。为了打败德国,美苏英法结盟,柏林一分两半,苏联是共产主义国家,美英法非常反共。这说明,在国与国殊死较量之际,意识形态的分歧可以被搁置。

  不仅如此,在大国划分势力范围的时候,意识形态还可以像衣服一样被交换。比如二战结束时,希腊在苏联的势力范围,希腊解放军几近解放全国,而波兰在英法手中。苏联不希望一个资本主义的波兰在自己家门口,就和英国做了交换,希腊变成资本主义,进入英国势力范围,波兰变成共产主义。

  二战重划世界版图的雅尔塔会议上,罗斯福和斯大林谈笑风生。

  疫情在全世界早晚会平复,彼时水落石出,你每天又会听到伊朗、叙利亚、朝鲜这些热区的名字。

  但这些热区,都不是冲突的本质来源,而是大国背后较量的结果。在大国与大国的较量中,中美俄呈三足鼎立之势,其余皆为附庸。有时,意识形态、宗教、族裔的冲突会表现得比较突出,但对美国来说,这些都是为我所用的工具。

  现在的俄罗斯早就放弃了共产主义,但美俄较量丝毫不会减弱半分。由此看出,中美较量也跟意识形态没有关系。中国一不输出革命,二不输出饥饿和贫困,三不去折腾你们,为什么还要跟你斗个没完呢?因为你是大国,强国,没有别的理由。

  方方这些称作日记的文章,文学价值在其次,你把地点改成纽约,故事差不多,现在却成为大国较量的工具。美国有一个彭总,一个蓬总,喜欢在你的痛处扎针,天天喊“追责”,这样可以转移国内疫情控制不力的压力,但这是次要的,主要为了在大国较量中继续给你施压。

  要不要追责呢?当然需要,但这是中国人自己的事;然而一旦在美国形成共鸣,个人就无法把握,个人太渺小了。

  一战后的巴黎和会上,美英法巨头重新划分世界。

  很多人在争论方方这些文章时,以及方方的文章中,会反复提到“悲悯”、“愤怒”、“失望”等等。人道主义非常重要,可是一旦被置入国际关系的层面,就会成为大国较量的工具。

  大国较量从来没有中断过一刻,哪怕疫情最泛滥之际。中美两个大国就像在比武的两个武功高手:你身后出现了疫情,在你转身去救火时,他的拳头就过来了;等你没事了,他身后也出现了疫情,一只手救火,另一只手还要怕你偷袭,伸手给你一拳。

  这时候千万不要给你的国家帮倒忙,无论你的初衷是什么。要知道一旦在大国较量中落入下风,造成的人道主义灾难更普遍。对手只要把关税往上调一二十个百分点,无数工厂就要关门,大批工人失业;即使你有存款还有饭吃,一碗面条也会从16元涨到20元。如果发生了战争,大批青年送上前线,多少生命毁于战火,特蕾莎修女也救不过来,到时候去哪里喊“悲悯”、“愤怒”、“失望”呢?

  国际关系中,大国较量的关键是平衡,平衡靠的是实力。在相互制衡的体系中,百姓才可以安稳地生活,愿意出国的出国,想旅游的旅游,这样的环境下才有机会悲悯弱势群体。一旦失衡,整个国家的所有百姓就变成了弱势群体。

  这就是为什么,《方方看世界,就像你们看方方》里面,我试图用高维的角度让大家去看这些文章,希望一个作家有更高的格局。

  但是现在看来,我们的国际关系对手中,早已有高人站在这个角度,捡起那张A4纸,把它弯曲成筒状,看着那只蚂蚁沿着直线义无反顾地走下去。

  所以,这个英文版来得太不是时候。

  作者:苏群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