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

  • A+
所属分类:生活随笔

  最近有许多值得一提的日子。

  回想起来已经多年没在北京过清明。去年清明在莫干山,江南干净,和同去的人都明白这是此生最后一见,一千多个日夜即将消弭,于是耗尽体力穿行在青山旷野,笑容刻意也坦然。在德清的小影院看了《风中有朵雨做的云》,驱车回杭州机场,夜路空阔无际,谁都没说话,在车上循环片尾曲,这首《一场游戏一场梦》。

清明

  记得当时很平静,脑中并没有经此一别是路人的悲伤,而是走马灯的回忆。车窗外星空明朗,如同十年前高中下了自习,北方的夜能看到清澈的星星,寂寂寥寥,偌大新校区只孤孤单单有一届学生,《一场游戏一场梦》回荡在黑红相间的楼宇中,目送孩子们回家,直至毕业,日复一日。当时好奇歌是谁选的,也是有故事的人。

  一年和十年都如同昨日,我却是健忘的人,不会再想起过去的事情,去医院路过他姥姥家,抬头看了一眼,一霎那想不起为什么感到熟悉。人与人之间本没有什么不可拆解的连结,万物来去有定时,求之不得的都是不求而得,今天的我对当下很满意。

  但也会觉得当下陌生,不知怎样用陌生的方式面对这个日子,于是为它找到了另一层生日的意义,只是庆祝和祭奠难以并行。最近的梦前所未有总是关于家乡,只要乐意,人们便可以尽情遐想自己丢失殆尽的某些东西仍可靠地寄存在那个已经一无所知的故乡,从而自我宽宥。

  梦到爷爷奶奶家,天高流云快,院大草木高,我和小时候一样观察麻雀偷吃樱桃,杏子无声掉落,我在一楼靠窗的房间做奥数,偷看窗外枝叶摆动,儿时的小提琴盒放在边上,我打开看,松粉蹭了一手。虽然成年后再回去,才惊觉院子那么小,曾用来比身高的木柜只到耳边,葡萄架和樱桃树已经不见,一棵小苹果树出落得蔽日遮天。

  梦里复刻了五六岁时的圣诞派对,有叔叔扮成圣诞老人给孩子们发礼物,叔叔问我以后想去哪上大学,我说北大,国外呢,我说哈佛。长大后回想这个场景,好笑不知地厚天高,但在任何这样的时刻,我仿佛没有权利说其他学校,这某种意义上也为我此后人生中出现的种种问题埋下伏笔。

  梦到高中新年大合唱比赛,场馆就在家门口,像过去一样结束后带几个同学回家吃饭,透明的玻璃盆里莜面拌了黄瓜,厨房的锅在煮羊骨,白雾染了一窗,但我们好像都长大了,甚至已经到了不配再使用长大这个词的年纪,十几年光景,一场游戏一场梦而已。

  偏离了主题,是要祝你生日快乐的。我还没有实现任何暗许的誓言,依然一事无成,一无所有,仅是靠着你教我的那份天真的孤勇撑到今日。我是被点燃过的人,知道自己想要什么,这一路注定更苦,也无妨,我一直是从痛苦中吸取养料,苦难能激发我的远比欢愉多。

  也正是如此,我会被有伤口的人吸引。那些被过度保护甚至从未真正离开过家的孩子,从未对人有过防御,也不需要防御,从未对事物有过执念,也不会有执念,从未感到深刻的不快乐,那么也就没有深刻的快乐,当他们伸手邀请共享普世的幸福,我都会感到抽离。

  每个人都是被命运选择的,不能逆其道而行,一辈子装不下所有好东西。命运已待我不薄,总有发生在我身上的事好到一场梦一般,遇到的人也如此。

  明天想去看花,今天就到这里吧。

  明朝寒食了,又是一年春,成阴结子后,再谢种花人。

  作者:HealthyChelsey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