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强大的人,不会把语言当作“锋利的匕首”

  • A+
所属分类:原创文章

  一次坐朋友车出去办事,正在聊着这几天的烦心事,突然转弯时速度很快,转过去后一个急刹车,导致重心不稳,在副驾的我头撞在了车门玻璃上。

  疼痛的瞬间我回了一句:“你这转弯转得也太快了,技术行不行啊?”

  朋友长出口气不好意思的回我:“晃了个神,为了躲避旁边过来的车,转得有点快了,下个转弯慢点。”

  我揉了揉头回了一句:“算了,刚才那车开得是挺快的。”原本生气的我,他这么一回答我也就心平气和了。

真正强大的人,不会把语言当作“锋利的匕首”

  有时我们听到的批评,不怀防卫、抵触的态度,通常会发现对方所说是有道理的、确切的,也可能是被忽视的。

  托马斯-哈里斯称之为:“我没错—你也没错”的回答态度值得我深思

  学会倾听心声

  倾听心声,是态度与涵养。

  小时候父母教育我们怎么讲话是礼貌,见长辈怎么打招呼是尊敬,怎么样回答是对的方式。

  仔细想想,好像父母又很少会告诉我们怎么样去倾听,慢慢长大才发现,比讲话更难的是倾听,因为有些声音在我们生活无处不在:

  “你听见我说话了么?”

  “你就不能听我把话讲完吗?”

  “你能听我解释吗?我……”

  “你能不能把手机放下?我要和你说点事。”

  记得去餐厅吃饭,正在点餐,旁边那桌一对男女在聊着天,隐约听着好像是女士在和男士讲女儿在学校时情绪不好,但男士一直低头玩着手机,根本没有听进去。

  女士瞬间急了:“你能不能不玩手机了?天天玩天天玩,我跟你讲话呢?你的手机比你女儿都重要嘛?”

  男士不紧不慢回了俩字:“马上。”我和服务员看了他们那里一眼,可能这位女士觉得场合不太合适,便看着男士没有说话,大概几分钟男士放下手机抬起头:“媳妇,你刚才说什么?”而这位女士只回了三个字:“没什么。”

  也许他女儿在学校很不开心,当你想听的时候,倾诉者并不想继续说下去了。

  艾伦·加纳《谈话的力量》书中提到:积极的倾听是一种非常好的回应方式,既能鼓励对方继续说下去,又能保证你理解对方所说的内容。

  话说一半,吊胃口的人可气;话说一半,对牛弹琴更可气。

  村上春树:“越是不思考的人,越是不愿意倾听别人说话。”

  学会换位思考

  换位思考,是尊重与理解。

  梁宏达老师在个人首档脱口秀《梁知》,以《红楼梦》中薛宝钗一人便诠出换位思考的谈话能力。

  尴尬场合说解围的话、遇人遭困说贴心的话、施人恩惠说委婉的话、与敌对说友善的话。

  尴尬的场面,那个能为你出面解围的人,其实便是理解你处境的人。

  遭遇困难,心情不好的我们,定会感激送你贴心话语的人。

  在帮助别人时我们很容易居高临下,但是委婉的表达更加显示你高姿态。

  最大的敌人就是自己,因为原谅一个伤害你的人不是每一个人都做得到的,越是激烈地回应越是没完没了。

  贾平凹老师在文章《说话》里讲过一个小故事:“他的朋友口吃,说话也很慢,一天遇到有人问路,这位问路的人偏偏也是口吃,朋友竟一言不发,事后贾平凹老师问朋友为什么,而朋友却说:“我也是口吃,如果我回答他,也许他们可能会认为我嘲笑他,故意学他。”

  这种换位思考的魅力,让无言的回答变成了一种理解和尊重。

  如果真的不能换位思考、感同身受的话,就不要恶语相向,保留起码的善良。

  站在对方的角度,让对方感到温暖有趣是最好的沟通方式。

  学会控制情绪

  控制情绪,是自律与自爱。

  胡适在《我的母亲》一文中说:“我渐渐明白,世间最厌恶的事情莫如一张生气的脸,世间最下流的事情莫如把生气的脸摆给别人看,这比打骂更难受。”

  无论是父母,爱人,或是孩子都不应该成为你情绪的奴隶,而家里更不应该成为你垃圾情绪的垃圾桶。

  《大内密探零零发》中的一个片段:周星驰饰演的零零发因不会武功,得不到皇帝的重用,而垂头丧气的回到家后,妻子很欣赏他、很爱他、总是夸着他很聪明,发明的东西很有用。

  零零发突然生气:“我得到你一个人认可有什么用,我在外面有多辛苦你知道吗?”

  而妻子非常委屈:“谁得罪了你,你去把他骂回来,不要拿我当出气筒!”

  零零发接着说:“因为我跟你熟啊!”

  妻子回道:“那我就活该倒霉吗?”

  零零发又说到:“没错,就是要拿你当出气筒,不服气你走啊!”

  但是他们在吵了几句后,又拥抱在一起。

  回家进门前,我们要做的就是脱掉情绪的外衣,家是应该放松压力的地方,而不是释放情绪的地方,我们做的最错误的往往就是把最好的脾气留给了陌生人,而把不好的脾气留给最亲近的人。

  法国军事家拿破仑说:“能控制好自己情绪的人,比能拿下一座城池的将军更伟大。”

  傅雷说:“一切学问没有速成的,尤其是语言。”

  语言是沟通的桥梁,也可能是桥梁的破坏者,无论聆听心声的态度,还是换位思考的尊重,又或是控制情绪的自律,都会让语言上升一个新的高度。

  我们的生活无非是家庭、社会、或是网络,不管是在哪一片区域,把语言当做“锋利的匕首”,都极大程度会给一个人永久的伤疤,或是刻意,或是无意;但同样你也可以把它当作治愈创伤的“灵丹妙药”或是自己,或是别人。

  法国作家蒙田在《随笔集》里面写到:“语言只是一种工具,通过它我们的意愿和思想就得到交流,它是我们灵魂的解释者。”

  而我们是语言的掌控者。

  文章作者:忞白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