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间再无“猪爷爷”

  • A+
所属分类:生活随笔

  前段时间老妈从老家过来我处小住,带来一个消息:“猪爷爷过世了。”刹那间,记忆中的画面带着儿时的味道扑面而来,充盈着我的脑壳。

  “猪爷爷”,顾名思义,就是旧时乡间杀猪的屠夫,老家土话换作“杀猪屠”。至于其大名是什么,这么多年一直搞不清,估计老家村里知道的也不会多,只记得平时大人们都喊他“阿苗”。

世间再无“猪爷爷”

  “猪爷爷”的主要职业其实是渔民,帮乡里乡亲们杀猪是他的副业。估计连他本人也没料到,在主业上并没什么建树的他,却因为这门副业手艺而闻名乡里,特别是在小孩子们心中留下了难以磨灭的烙印。

  我印象中第一次见他杀猪,大约是在我六、七岁的样子。那年,村里有户人家办喜事,按照规矩,杀猪是必不可少的。这对于我们这群缺乏娱乐生活的农村娃儿,可是件值得一看的大事。我混杂在一群小屁孩中间也去看热闹。杀猪现场是在那户人间的后院里,一扇长门板上,一头肥猪被绑住了四只猪蹄横躺在上面,村里几个精壮的后生正全力以赴与挣扎求生的猪作斗争。

  长门板下方的泥地上,一只大脚桶也已放置到位,这是用来接猪血的。一切准备就绪后,“猪爷爷”出场了。只见他拎着一把半尺来长闪着寒光的杀猪刀,慢悠悠从屋里晃出来。估计是主人家刚请喝过酒,他的两只眼睛怒目圆睁,充满着红红的血丝,闪着亡命之徒般的凶光。光这个出场的架势,就让几个胆小的同伴悄悄躲到了人群后头。

  长门板上的肥猪见了他,估计知道自己末日已到,更是拼了老命般挣扎,折腾地几个帮忙的后生都快到撑不住了。只见“猪爷爷”往猪头边上一站,找准位置,手起刀落,白刀子进红刀子出,随着肥猪的惨叫声,滚滚猪血从刀口处喷涌而出,流入下方的大脚桶中。知道有很多小孩子在围观,“猪爷爷”提溜着尚在滴血的杀猪刀,用他那红得喷血的眼睛狠狠瞪了我们一眼。就这一下,包括我在内,几乎所有的孩子都绷不住了,纷纷后退,哭声随之响起来,隐约似乎还混杂着一些尿骚味。

  “猪爷爷”一战成名!

  这威名大到什么程度呢?乡间当长辈的,但凡碰到小孩子不听话吵闹的,只需喊一声:“猪爷爷来了!”不管多皮的孩子,立竿见影,包好!就连我这种被大人们称作“天罡”(大约是乡民们受《水浒》的影响,把特别皮的孩子比作小说中的“三十六天罡”)的,也是大老远见了“猪爷爷”就绕着走。惹不起,咱躲得起哇。

  “猪爷爷”凭着他的威名,给村里的一群小孩子制定了很多“规章守则”,有些过了将近三十年我还记得,比如说:不准到水库里游泳,不准从高处往地处跳,离开家里到外面玩要先告诉大人……当时,我们每一个孩子都把他制定的这些“规章守则”背得滚瓜烂熟。因为但凡哪一天运气不好被他逮到了,他是要我们熟背这些东西的。要是背不出,轻则挨训挨骂,重则带你去他家参观那把杀猪刀,让人不由自主想起那头待宰的肥猪,后背一层冷汗浮起。现在想来,这些“规章守则”何尝不是对我们村里这群小辈们的保护和爱呢?

  后来,我随父母离开村里到外面生活,渐渐地就很少碰到“猪爷爷”了。最后一次见他,还是在前年春节。我携妻女回村看望外公外婆,只见他坐在村口的石凳上晒太阳。由于年事已高腿脚不便,已经需要拄拐而行了。我笑着问他:“还认识我吗?”他冲我咧嘴一笑:“某某小歪,天罡嘛!”我敬他一根烟,他愉快地接过去点上,笑着对我挥挥手。不曾想,这居然是最后一次见到他老人家。

  从此,世间再无“猪爷爷”。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