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王小波有感

  • A+
所属分类:经典文章

  第一次看王小波的书看的是《一只特立独行的猪》,这本书除了第一篇写的了这个特立独行的猪之外,后面的文章我大多没有看进去。因为许多文章都是对作者、作品的鉴赏和评析,我看它的时候都没看过几本书,所以《一只特立独行的猪》一直不对我胃口。

读王小波有感

  12.14号回校一次,对校园生活的不舍和对知识的渴望让我泡在图书馆两天,疯狂的想汲取一些我需要的知识。阴差阳错的又借到了王小波的《沉默的大多数》,每篇的见解都对现在的我来说如获至宝,遇到一些相同的想法更有相见恨晚之情。许多人都喜欢王小波的《一只特立独行的猪》,这肯定是一篇好文章,但是我更为喜欢《椰子树与平等》,有种椰子树是长在脑子里的。

  衍生一点:我非常讨厌下绝对的定义,我讨厌所谓的 “男人/女人都是这样”、“人生就是这样”、“最大的就是”,看到这种定义只让我觉得此人目光狭隘;我曾经很喜欢一个公众号“洞见”,但是它总是给文章取类似“人性最大的善良就是不让人为难“的题目,让我甚是反感。不过一想,如果文章取名为” 人性很大的善良就是不让人为难“,这么蹩脚的题目怕是根本没人看了。

  我这人在大白天的时候非常的正经,第一次在公司的早班车上看《黄金时代》时,书里两页必出一段的性描述实在是让我觉得看这本书仿佛是对我正经状态的亵渎,因为我是以欣赏的目的去看它,而不是想看这些七七八八的东西。今天窝在家中看《黄金时代》的中篇《三十而立》,我哥中午回来问我:”怎么天气这么好也不出去玩?“,我回答说:”女朋友白天跟朋友有约了,晚上才能去找她。“,不过我发觉到,我好像是真正的爱上的看书了,只觉书中也有黄金屋,书中也有颜如玉。我哥说我宅,不过总觉得此宅非彼宅,我曾经也有过一段时间为了不让自己成为一个“宅”的人,刻意的出去走走,现在回想好像并没有什么意义。

  《三十而立》的尾声有一段这样写到:

  “在这种夜里,人不能不想到死亡,想到永恒。死的气氛逼人,就如同无穷的黑暗要把人吞噬。我很渺小,无论做了什么,都是同样的渺小。但是只要我还在走动,就超越了死亡。现在我是诗人,虽然没发表过一行诗,但是正是因为如此,我更为伟大。我就像那些行吟诗人,在马上为自己吟诗,度过那些漫漫的寒夜“

  我最为喜欢“现在我是诗人,虽然没发表过一行诗,但是正是因为如此,我更为伟大。“这句话,我在偶尔进入感受态(——我自己形容为感受态,情感非常强烈的一种状态)的时候,也会有这种类似的想法。不过我觉得王小波是在诡辩,凭啥没发表过一行诗还更伟大了?

  说来有点蠢,我以前总觉得人生的机会就在弱冠至而立之间,过了三十,人生就大抵定形了;为此我常常闷闷不乐,甚至有了点焦虑症吧。但是呢,我常常在王小波的笔下看到一句话“如今我已经到了不惑之年”,仿佛40岁对王小波来说好像又是一个全新的人生,新的一个开始,我一毛头小子在杞人忧天什么? 不过我觉得如果我到了四十岁以“不惑”自居的话,我觉得我会死的很惨,太自我总不是一件好事。

  可悲的是,王小波四十二岁的时候还说自己无病无灾、身体健康,没想到四十五岁就走了。

  作者:遊大伟_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