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两个女领导玩双飞_人妻征服系列共125章

  • A+
所属分类:优美文章

B市一栋老房子前,满是“还债!”不还钱就把房子烧了!”

女孩手里拿着碗。她生气地看着她,但她无法阻止。进屋后,酒冒着烟,男子在厨房里。

凌奕看着被下药的人,“爸爸,你是在推坏脑子吗?”

那人戴了几个简单的盘子,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是啊,爸爸,对不起,我只能给你做饭了。”

凌毅把蔬菜放在手里,闻了闻桌上的菜,笑着说:“那我就不客气了!”

男人只喝酒,不说话,眼睛眨了眨凌宜:“要吃爱,要多吃。”

“凌奕嘴里塞满了蔬菜,爸爸,你也吃啊!”

那人挥了挥手。“眼睛总是看着手中的蔬菜,每当她吃的时候,嘴角的笑容就加深了。

凌毅的筷子突然松了,他困惑地看着那个男人:“爸爸,我病了吗,头晕吗?”

黑金的脸上显出一副阴森的表情:“黑金准备把10万元买给你。”。有了10万元,内疚感就可以减轻了!”

凌奕奕听到这话后,心里一片空白:“爸爸,你怎么能这样!我是你女儿!你怎么能卖给我?

男人走到凌奕面前,抓住她的长发,摸了摸她娇嫩的皮肤,想笑一笑:“咦,幸亏你有你妈妈那张娇媚的脸,不然你怎么能卖得这么好呢?”

凌奕试图保持清醒的头脑,却不自觉地陷入了深深的黑暗中,脸上带着泪水,是如此绝望。

男子踩在女孩的地板上,点点头,把电话打到他手里。狗说:“王大哥,人民都准备好了。你什么时候能拿到钱?”

电话里男子的声音很淫秽:“凌天光,你还怕我还你钱吗?”我是来寻求帮助,给别人钱和钱!

那人笑着说:“好吧,好吧,我在等王大哥呢!”他还没说完,就把电话放在手里。

那人看了看手中的电话说:“哦,真是只狗!”看着凌奕,她被放在一个事先准备好的袋子里。

当天晚些时候,在D.T.环球酒店顶层的总统套房里,这名男子站在落地窗前,看着下面99层的风景。

黑衣男子站在男子身后:“怀特先生,已经很晚了,该休息了。”

白洛川纤细的手指松开领带,冷冷地点了点头,转过身去上厕所。

D、 在T环球酒店的后门,一个肩上挎着包、神采奕奕的男子环顾四周,然后来到D.T.环球酒店。

在一家宾馆房间里,一名男子看着眼前的胖子:“李经理,胡老板在吗?”

李经理的下巴剧烈地颤抖着,笑着说:“王无头,这次你带了什么新产品来尝尝胡老板的新鲜食品?”

王无头倔强地搓着手,指着麻袋:“这不是这里吗?做一流的人很好。

李经理站起来踢走了?是的,王无头,你已经试过了。

演讲结束后,王无头惊慌失措地摇摇头:“这是给胡老板的。我怎么敢?”

李经理看了看地板上的包说:“是的,胡老板,我把你送到顶层了我一直在等。带上你带着。然后呢他转身离开了房间。

酒店的贵宾区当晚空无一人。王无头拎着包走进一个房间,看了看浴室,打开包,把一瓶药倒进了女孩的嘴里。

凌奕奕摇摇头,略带甜味,带着涩涩的味道,溅在嘴里,在人影前用朦胧的眼神颤抖着。

王无头放了那个长头发的女孩,真是太迷人了。

浴室门被打开,一名中年男子腰上缠着毛巾,洗头坐在床上,“王屋头,人在哪里?”

王无头指着地板说:“胡老板,老百姓给你带来的,商品肯定是正品。”

胡佳,如果你看着老板,你可以站起来之后他抬起柔软的女人的身体,弯下腰。

王无头犹豫着说:“胡老板,我的大名单还在你手里。”

一个女人的皮肤被胡老板攻击了。他的眼睛充满了渴望,不耐烦地说:“我知道。明天我会给你分发的。我现在可以走了。”

 我和两个女领导玩双飞_人妻征服系列共125章

一个男人用妩媚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夹杂着男人特有的气息,让她不由得呼吸紊乱,把手放了一会儿,看看你能怎么选择。

男人轻轻地打了一下口红,声音里有一丝诱惑:“今晚你是我的。”

凌奕把眼睛错当成了雾,看着眼前的男人,不自觉地说:“今晚我是你的……”

黑衣男子恭敬地说:“白先生,昨晚有一个叫凌一仪的女人闯入白先生的房间,找到了她的下落。”

白洛川喝了一口黑咖啡。苦涩的味道平息了他混乱的思绪,“找到她,带她来见我。”

黑衣男子点点头,边走边在他耳边小声说:“怀特先生,先生刚才打电话叫你回家。”

白洛川把杯子沉甸甸的放在手里,把嘴唇擦得冰凉的,站起来看着他说:“我知道。”然后他离开了德勤。

当他坐在莲花跑车上时,一名男子顶着头冲出酒店:“真是个女人!你怎么敢打我?我得让它们看起来好看!

跑车里的人皱了皱眉。他一踩油门,黑色跑车就呼啸而出,身后是无数辆黑车。

胡老板看着眼前的沙子和石头。他一晚上都不开心。他忍不住大喊:“是谁?开车没有眼睛!

李经理上前捂着嘴:“胡老板,那只是白先生的车!”他没有死,他尖叫得那么大声!

白洛川是他不想得罪的人,于是他上了车,默默咒骂离开了酒店。

但此时此刻,一片混乱的凌奕正看着自家紧闭的房门。昨晚发生了什么事?她逃得很好。她为什么要和这个男人睡在同一张床上?!

惊恐的女人在敲门,但他身后是一个混乱的脚步,夹杂着诅咒。

原来,王无头在依附于软村时,打了一个电话,打了个耳光,声称今年不要这份名单!

王无头发现胡老板昨晚不仅没和美女上床,还被美女殴打。

凌奕奕躲在林间,屏住呼吸,看到了一切。昏迷前的短暂记忆告诉她,是父亲把她卖给了王无头,这让她很伤心。

在房间里,凌一意双手打开文件夹,凌天光带着三个字跃入眼帘:“这是我父亲的信息。”

白洛川点点头,“别说他的过去了,现在他欠人家几百万。我想这就是你爬到我床上的原因。”

凌毅看着他,全身颤抖。她的大脑阻塞了。她忍不住加大音量。怀特先生,你准备好让女人走了吗?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应该付钱给怀特先生!

那人站起来,走到一边,一只手搭在她香喷喷的肩膀上,另一只手扭过脸,扑到她的耳朵里,含糊地说:“凌小姐,你赞扬我昨晚让你康复了吗?”

王义义歪歪扭扭的手向那人挥了挥手,退了几步:“怀特先生,请尊重你自己。”

白洛川望着她那紫色的脸颊,不由得想起了她扑在他下面的迷人的样子。她的眼睛变黑了。凌小姐,我们何不做个交易呢?”于是他转过身,坐回沙发上。

凌奕深吸了几口气,平静下来,仔细地看着他:“我想我不在乎白先生的交易。”

白洛川微微摇头:“凌小姐,我给你五千万元。我认为这足以让你和你父亲过上稳定的生活。”

凌奕听了演讲后,很惊讶,“五千万”?你能给我吗?为什么?为什么?他是个商人,从来不会做这么便宜的工作。

白洛川的目光像鹰一样锐利地盯着她,仿佛在看着自己的猎物:“我只有一个条件,那就是凌小姐会为我生孩子。”

凌奕惊恐地望着他,惊慌地摇摇头:“不可能!这是不可能的!我不同意!你想让她生个孩子来参加这个盛大的葬礼?

然而,坐在沙发上的人却无动于衷。他抓起咖啡桌上的文件夹说:“好吧,我把这个文件夹交给警察。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