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花开 ,我的“匆匆那年”

  • A+
所属分类:经典文章

  经典好文章欣赏,作者:Koko。

  电影《匆匆那年》上映的时候,几乎从不进影院的我,专程买了票去看,尽管在这之前,原著小说已经被我翻过两遍。一个人坐在影厅的角落,伴着电影的旋律,回忆自己的“匆匆那年”,情不自禁泪流满面。

十年花开 ,我的“匆匆那年”

  十年之前,我十八岁,读高三,正值青春年少。其实十年之后再去回忆那时的生活,不外乎那么几个简单而又沉重的关键词:友情、暗恋、高考。

  友情:不掺任何杂质的付出

  “那时的你,那时的我,那时的方茴、乔燃、陈寻、嘉茉……还有谁,十年之后,依然密切联系?”

  匆匆那年,我也有这样一个小圈子,组建于2003年,非典盛行之时。出于安全的考虑,学校实行了2个月的封闭式管理,原本一周回家一次的我们,整整2个月都不能走出校门,惴惴不安的气氛笼罩着整个班级。或许是基于对灾难的惶恐和对关爱的渴求,原本陌生的同学默默熟识起来,早熟、独立、仗义的我被称为“菲姐”,成了大姐大,那个三男四女的小圈子也因此形成了。“菲姐、菲姐”叫多了,最后演变成了“非典”,于是,这就成了我高中时期的第一个外号。

  那个时候的感情是真的很纯,彼此之间不掺任何杂质的付出着。Q生病了,轮流陪她打点滴;W会考英语不及格,Y给他补习了整整两个月;S失恋了,K陪着她一个月,同吃同睡,鼓励她走出低谷;为了让我多一些时间复习,大家周末放弃回家,去我家帮忙收割小麦……尽管都是小事,但却都是我们友情的见证,那么纯,那么真。

  暗恋:青涩的果子

  “匆匆那年我们一时匆忙撂下难以承受的诺言,就像那年匆促刻下永远一起美丽的谣言,如果过去还值得眷恋,别太快冰释前嫌。”

  匆匆那年,十七八岁的我们情窦初开,谁没有那么一点私密心事?课间休息时,偷看琼瑶小说都会让我们脸红心跳,更别提遇到那个让你动心的人。他是那个小圈子里的一员,其实是个很老套的故事,我喜欢他,他喜欢她。那个年代的我们,那个落后县城的我们,还不敢明目张胆的表白,所以只有默默暗恋。为了制造多一些的偶遇,课间反复从他的桌前经过,拉着朋友一起去看他的比赛,跟在他的身后跑步,读他喜欢的书……

  然而,他喜欢的,却是圈子里另外一个女生。那是高考倒计时的第50天,或许是面临分别,焦虑笼罩着我们,他向那个女生表白了。而那个女生的回复,则是“拒绝”,回信由我转达。或许,是不愿看到他受伤的表情,与“回信”同时递出的,还有我鼓起勇气写的表白信。第二天,收到了他的回信,不算残忍的拒绝,他说,我一直是他的“菲姐”。早已预料到的结果,所以,算不上难过。

  倒计时第20天,听到“他恋爱了”的消息,女主角不是她,而是另一个也像我一样,暗恋他的女生。我收拾了行李,以“家中有事”为由,请了长假,离开学校,回家备战高考,没再和圈子里的任何一个人联系。之后填报志愿,八所学校,我选了八个省份,没有一个是本省的学校。我在逃避,逃避他,逃避那个圈子。成绩公布之后,一个人背井离乡,来到了南方的城市读书,不再和任何人联系。

  十年之后回婆家过春节,当我牵着孩子,与他在街头偶遇,才发现,原来我早已经放下了。十年前的逃避,不是因为对他的爱恋有多深,而是因为,同样是不喜欢的人,他没有选我,所以觉得没面子,怕被笑话,所以与所有人中断了联系。如今想来,是多么的可笑,所幸,十年之后,为人父为人母的我们终于冰释前嫌。

  高考:拒绝做放羊的孩子!

  一个记者问放羊的孩子:“为什么放羊?”孩子答道:“放羊能赚钱,这样就能娶媳妇,生孩子。”又问:“有孩子后呢?”答:“有了孩子就让他去放羊。”

  这个故事听起来似乎很可笑,可那个时候的我,就像那个孩子,所不同的是,我放牛。我是典型的农家子弟,祖祖辈辈都生活在秦岭深处,靠几亩薄田度日。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农二代”,靠天吃饭。土是典型的黄土,因为干旱少雨,只有小麦、玉米等少量的作物才能存活,一年的收成也就千八百块。家里养了一头黄牛,是头母牛,农忙时耕地、拉车,农闲时还会生一头小牛犊,那可是我们家最值钱的家当,因为每年的9月,我们姐妹四人的学费都要靠它来换。每天放学,放牛、割草是我主要的任务,为了多省出点时间读书,同龄的孩子割30斤,我就割50斤、80斤。

  从5岁到18岁,这样的生活,整整伴随了我13年。我不想一辈子做放羊的孩子,可在那样的年代,在那样偏僻、落后的地方,我没有其它的选择,唯一的出路,就是读书。只有考上大学,像我这样的“农二代”才能走出大山深处。怀揣这样的梦想,我们花费了数十倍的努力。

  宿舍原本住了6个学生,因为晚上熄灯,复习条件受限,家庭条件好点的都搬了出去,最后只剩下我们两个人。为了多一些复习时间,只能点蜡烛。一支蜡烛可以烧4个小时,从11点熄灯,烧到凌晨3点,一包10根,刚好可以用两周。每人从紧巴巴的生活费中匀出5元,这半个月我买,那半个月她买,一个月就这样过去了。

  因为熬得太晚,难免打瞌睡,头发被烧是常有的事,所以高中三年,我一直不敢留长发。那个时候,每天几乎只睡三个钟头,休息不好,上课的时候总会睡着,只能站着听课,为了不挡住后面同学的视线,我把桌子搬到了教室的最角落。一次上地理课,讲到台湾,老师开玩笑说:“我们班也有宝岛台湾,远离大陆,位于教室的最角落。”一句话吸引了全班同学的视线,而恰巧那时,站着听课的我,刚好正在跟瞌睡虫大战,眯着眼睛摇摇晃晃,滑稽的样子引起了哄堂大笑,成为我18岁尴尬的一幕场景,而从此,“站着也能睡着”的我也因此又得到了“睡神”的称号。

  就这样,凭借自身的努力,2005年6月7日的高考,终于成为我人生命运的转折点。凭借超出重本线22分的成绩,我成为村子里第一个重点大学的大学生,而陪伴了我13年之久的老黄牛,也因为大学第一年的学费,在我们的眼泪中,被送进了屠宰场……

  十年之后,当我终于在这座快速发展的一线城市站稳脚跟,才真正敢回过头,再去看十年前的生活,去认真审视那些年:一路相伴的人和物,流过的汗和泪,放弃的和坚持的梦想……

  春风吹来,我“听”到了花开的声音……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