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情文章】父亲卖瓜

  • A+
所属分类:情感文章

  那年1989年,那年我10岁。我们家第一次种了八分地的西瓜,西瓜苗在父母亲的呵护下,从藤到开花到结果!应该算是长势喜人!六月份西瓜陆续地开始成熟了!父母于六月初在西瓜地旁搭建一个简易的棚子,晚上照看西瓜!父亲教我如何从外形辨别西瓜成熟没有!母亲教我如何从敲打西瓜辨别!

  接着父母开始操心卖瓜了!最初父亲说,一次用船拉个两三百斤拉到蛟尾镇去卖!可晚上回来,对母亲说,不好弄,岸边离卖瓜处太远,来回两三趟,没人照看瓜!价格也不高,才一毛五!母亲说要不等几天,等木香放假了去给你帮忙!

【亲情文章】父亲卖瓜

  7月1日,我们放暑假了!父亲和我商量着明天一起用牛拉板车去镇上卖瓜!我也挺兴奋的,很少有机会去镇上!那天,父母挑选出了三四百斤个头大,形状好看的西瓜放在堂屋!

  7月2日,我一大早起来,放牛,这牛,我已经放了三年多了,脾气很温和!我还比较喜欢它,经常摸摸它,用棍子顺它的毛,帮它赶苍蝇!七点左右,牛基本上吃饱了!我把它拴在树上,自己简单洗漱,吃了一块粥面粑粑,就感觉饱了!这时父母已经把西瓜都装在板车上了,把牛也套上了鞍,让我牵着牛,拿着一根细棍子轻轻敲打它的身体!这种活计也不是第一次做了,懂得方法!

  临走的时候,母亲说总是一拉要不再加几个瓜!父亲说也行!就这样满满地一板车的西瓜,两边用板子拦着,前后用箩筐装着瓜拦着,防止瓜滚下来!我负责牵牛赶牛,父亲负责掌舵板车的平稳性!路还是土路,坑洼不平,我们走得很慢!我和父亲也聊着天,父亲让我猜猜这些可以卖多少钱?让我按照一毛五的价格,四百斤的总重量,估算一下。那时刚开始学习乘法,不过数学难不倒我!我说:“可以卖到60块!”

  父亲说:“如果一斤按照两毛来算呢?”

  “80块!”

  父亲一脸兴奋地说:“如果卖到80块,我就给你买块电子手表!”

  我听到这个消息特别高兴,和父亲配合得很好!

  父亲说:“这牛还是听你的话,要是你妈来,这牛就倔强起来了!”

  太阳很大很晒!但一路上,我和父亲就这么说着,16里路,走了两个多小时到了镇上!父亲选了路边的一颗大树停下,把鞍从牛背上取下来。让我把牛拴在旁边的另外一棵上!然后帮他扶着板车,他好搬瓜!很快西瓜堆成了小山!牛还在旁边喘着气,我感觉它要喝水,解下绳子,带它到旁边的池塘喝水!看着它咕噜咕噜地喝水,我也感觉自己好渴!我对父亲说:“我好干!想喝水!”父亲说:“哎!出门也没有带两个小点的西瓜!竟是大的,一个又吃不完!这一个瓜怎么也得卖一两块钱!你七冰棒吗?我拿钱你去买一根!”

  我摇摇头:“我不七!七哒还想七,不解渴!”

  “那你到附近的家户人家去讨碗水喝!”

  “嗯!”

  “要记得要有礼貌!”

  “知道了!”我跑到附近的一家,看到一位妇女在堰塘边洗衣服:“大妈,我能在您俩个讨碗水喝吗?”

  这位大妈很快就答应了,回到家中,用碗从缸里舀一碗水,我很快大口大口地喝完了!我对大妈说:“多谢大妈,可不可以再讨碗水给我爸爸喝?”

  “ 哪门不行呀,你个人到缸里舀去!喝完了把碗送来就行哒!”

  我到缸里舀了一大碗水,手平端着碗,生怕水淌出来了!走到瓜旁边的时候,正好看到两个年轻人要买瓜!

  “你这瓜哪门卖滴?”女的指着瓜问。

  父亲陪着笑脸说:“两角一斤!”

  “嫩门贵,现在哪还有这个价了呀!早都跌了!”女的摇头。

  “那一角五卖给你们!”父亲依旧笑脸。

  “一角五都贵哒!角巴钱还不多!”男的说。

  父亲依旧笑脸:“你们还价太黑人哒!我和姑娘赶早从青龙把瓜拉过来,好远啦!天气又热你们再加滴噶儿!”

  两人带着鄙视的目光望着旁边的我——双手端着水,穿着蓝色裙子,但裙子下面因为早晨放牛弄得有些脏!我整个人也是又黑又瘦!女的开口:“一角二,我买两个,你卖就卖不卖就算哒!”

  父亲连忙说:“一角二就一角二,你们挑瓜。”

  这两个年轻人挑着瓜:“你这瓜都熟没哒,甜不甜?”

  “你们放心,这瓜都熟哒,瓜种是今年的新品种——西红宝,甜得很!”

  这瓜,我们在家都没有舍得吃,就吃过一个小的!还是比较甜的。

  两个人放入装瓜的蛇皮袋里,一起称,父亲提起称开始称。女的说:“你称望滴噶!”

  父亲抚着称:“你们放心,不得叫你们七亏!一共31斤。”

  “这都有31斤啦!你这蛇皮袋还有分量呢!算30斤,你看行不行,行就买,不行就算了哒!”

  “好好,30斤就30斤!一共3块6。”

  男的掏出了一个两块,一个一块,一个五角,一个一角,其中那个一角有些乱!父亲要求换一下!那男的说没有了。父亲只好说算了,把一毛钱单独拿出来,其余的三块五卷在一起放在胸前的口袋:“这一角你拿着,看能不能买个冰棒什么的,把它花出去。这钱太破了。”说把钱递给我,接过我手中的那碗水,一口气地喝完。

  我接着父亲手中的那一毛钱,说:“我拿回去把它重新粘一下,就可以了。”然后接过父亲手中的空碗,去还碗,跟那位大妈道谢!大妈问我们在做什么?我如实告诉了她。然后跟着我来到父亲的瓜摊,摸了摸瓜,敲了敲瓜,说:“你们这种瓜的人也是嘎芍,西瓜解渴多好,非得去讨水喝!”

  父亲有些不好意思:“从青龙一趟拖过来,16里路不容易。天又热。”

  大妈说她买一个,问多少钱?

  父亲说:“本来按一角五卖的,您俩个买,1毛2。您挑一个。这个怎么样?”父亲指着椭圆形,花型很正的大西瓜!

  “就这个吧!”

  “16斤,就按15斤算了,刚才多谢您的水!一共1块8。”

  大妈掏出了两块递给父亲,说:“不找了,不找了。早点卖完早点回去,树阴凉越来越小了。我回去看我们那周围的人买不买?若买,都喊过来。”

  “谢谢这位嫂子,谢谢!”

  过了一会,那位大妈领着几个人过来,买一个的,两个的,路过的人也停下来买。很快,西瓜只剩下了6个。父亲对我说:“种田人辛苦,好好读书,以后别种田。天气越来越热了,要不你先回去,把牛牵回去,拴在河边,让它泡水。你还记得路吗?”

  我点点头:“就是一条大路,我顺着走回去。”

  我牵着牛往回走,太阳火辣辣的,地面烫脚,一路上没有什么树。也不知道走了多远,看到水渠抽水,我捧着水喝了两大口,洗了一个脸,把脚连同凉鞋放在水里摆了摆!感觉好舒服!还让牛也喝了水!接着走,才发现我洗脚是件非常错误的事。

  路上干燥的灰层全部黏在我的鞋子和脚上,特别难受!又走到了一个堰塘,看到了荷叶,摘了一片荷叶,当做伞,感觉脸不那么晒了。没过多久荷叶被晒殃了!多么希望头顶上有片云,加快脚步!到家的时间已经接近12点,把牛拴在河边后,把那一毛钱用日历纸和两粒饭粘好了!

  母亲看到我问瓜卖得怎么样了?我告诉了母亲!她说父亲应该很快就回来了,稀饭煮好了,开始炒菜!父亲到家的时候接近一点钟!回来后说,瓜价太低了,才一角二,没有卖到钱!母亲说:“刚才瓜贩子进来收瓜,8分钱一斤!”父亲摇摇头说,还低些,一点钱都挣不到了。

  那一次,父亲并没有给我买手表,但是在最后一次卖了300多斤瓜后买了,那次的瓜是8分钱一斤卖的,手表是5块钱买的,红色的,很小。

  阅读更多关于父亲的文章,尽在文章巷!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