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话爱国

  • A+
所属分类:爱国文章

  爱国是个定义模糊的词汇。

  爱国中的国,有的时候指民族,有的时候指土地,有的时候指国民,有的时候也指统治者。

  比如中国有许多海外侨胞,他们出钱出力支持孙中山的革命事业,要推翻满清政府。我们称他们为海外爱国侨胞。但他们爱的不是满清政府,而是中华民族。对满清统治者皇帝老儿来说,这些人是要被凌迟处死,诛九族的叛国者。但对汉族同胞来说,这些支持辛亥革命的海外侨胞是不折不扣的爱国者。

  无独有偶,美国国父华盛顿本来是一位英国军官,在美国独立战争中,他带领一群北美殖民者揭竿而起,反抗英国国王乔治四世的暴政。最终在外国势力法国人的帮助下获得了胜利。在忠于英国国王的人的眼里,华盛顿,本杰明富兰克林,托马斯杰斐逊这些所谓的美国国父,都是勾结法国人挖自己国家墙角的叛国者,不应该上国会山,而应该上绞刑架。

  但在美国人和法国人眼里,这些人都是伟大的爱国者。因为英国国王乔治四世违反了“无代表不纳税”的原则。又要对北美殖民地征税,又不允许北美人民向英国议会派出自己的代表,其行为和抢劫并没有什么区别。所以华盛顿等人起兵造反追求自由合情合理。美国建国一百周年的时候,法国人民还给美国送了一座铜像,这就是现在矗立在哈德逊河畔的纽约地标,象征美国人民追求自由和反抗暴政精神的自由女神像。

  可见在法国人眼里,独立战争中追求自由的美国国父们是不折不扣的爱国者,不是英国人眼中的叛国贼。虽然他们并不爱当时的统治者英国国王乔治四世。

  可见不同的人眼中,对爱国者的定义也是不同的。在统治者的眼里,爱国也包括爱自己,听自己的话。但在革命者的眼里,爱国首先是为国民争自由,反抗暴政才是在爱国。如果列宁的爱国是爱统治者沙皇的话,就不会有十月革命和世界上第一个苏维埃政权了。

  有时爱国这个概念会被统治者利用。爱国主义是一种朴素的情感。一个人爱自己出生的土地是很正常的。但如果因为自己出生在某地就认为这个国家的人比世界上其他国家的都要优越,都要高贵就有些可笑了。但在历史上的某些时候,这种观念是很流行的,统治者还会用这种观念给被统治者洗脑,让他们去做侵略他国的炮灰。所以有人说,爱国主义是流氓最后的避难所。

  比如在一战后的德国,经济崩溃,排外主义思想盛行。流浪汉希特勒利用了这一点,选中了犹太人做背锅侠。鼓吹日耳曼种族优越,犹太人低贱。把德国在一战中的失败归咎于犹太商人在背后偷偷搞破坏。他号召信徒们袭击犹太人的商店,烧毁犹太作家的书籍,驱逐犹太人。把排外暴行包装成爱国的行动。最后发展成系统性大规模屠杀犹太人,制造了人类历史上最惨痛的人道主义灾难。一些优秀的犹太文学家,科学家,比如爱因斯坦,茨威格被宣布为“叛国者”被迫流亡海外。最终希特勒用“爱国”缔造的反人类的纳粹帝国最终被推翻了,却造成了几千万人死亡的惨重代价,其中也包括德国人民。鼓吹爱国的人害苦了国家。

  再比如在二战结束前的日本。激进的军人经常打着“爱国”的旗号发动“下克上”的兵变。暗杀反对对外发动战争的议员和首相。最终在被神话的最高统治者天皇的默许下,日本对外发动了侵略战争。给中国,韩国,东南亚,英美人民造成了巨大灾难。自己最后也死了几百万人,还挨了两颗原子弹。而这一切脑残行为,都是打着爱国,爱天皇,为天皇,为大日本帝国尽忠的旗号进行。因为当时的日本虽然有议会民主来制约首相的权力,天皇却长期被包装成神,反抗天皇就是渎神的叛国行为。所以激进军人可以打着天皇的旗号绕开议会的制约对外发动侵略。毕竟没有多少日本人敢冒着不爱国的罪名反对天皇的决策。

  所以美国在战后改造日本时,第一件事就是逼迫天皇发布“人间宣言”,宣布自己不是不会犯错的神,只是一个普通人而已。否则日本人爱国永远是在爱被神话的统治者天皇。天皇号召他们做坏事他们也要义无反顾地照做了。

  可见当统治者做坏事的时候,反对统治者的行为才是爱国的。异议是爱国的最高形式。但在希特勒当权的时候,他能够利用独裁者的权力轻易操纵舆论,把那些反对他倒行逆施的人都诬陷为“叛国者”,“犹太杂种”。可见对统治者的权力制衡有多么重要,否则独裁者都会把自己包装成捍卫国家民族利益的爱国者,把反对他暴政的人都打成“叛国者”。爱国成了独裁者的专利了。

  爱国是一种朴素的情感。但如果把爱国包装成认为自己的民族比其他的民族优越,让爱国成了对外侵略的借口。或者把爱国包装成爱被神话的统治者,无恶不作的独裁者来打压异见。那这种“爱国”就是在“碍国”,甚至是在”害国”了。君不见,希特勒,墨索里尼,齐奥塞斯库,萨达姆,卡扎菲这些无恶不作的独裁者,在恶贯满盈受到制裁前,无不把自己包装成国家的守护神,民族利益的捍卫者。鼓吹爱国就是爱自己,支持自己的统治。凡是反对他独裁统治的人都是不爱国。爱国在这时变成了独裁的工具,打人的棒子了。

  爱国是爱一个国家的土地,一个国家的人民,不是爱这个国家的统治者。如果爱国是爱统治者的话,就相当于爱小区是爱一个小区的物业,这是多么的荒唐啊。物业只是小区所有者雇佣的服务机构,是仆人。小区居民才是主人。号召主人爱仆人,那岂不是主仆颠倒了吗?

  所有在美国总统特朗普刚当选的时候,美国各地爆发了“不是我的总统”的反特朗普抗议活动。你不能说这些参与抗议的人是不爱美国。因为爱美国不等于爱统治者特朗普。他们只是讨厌特朗普而已。​​​

  作者:王昊轩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