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委屈离家出走被惩罚 小东西我们今天换一种姿势

  • A+
所属分类:英语文章

半夜,萧云初被一声刺耳的乌鸦吵醒了。他打开被子,穿上西装和靴子,从尚竹轩的书房里走出来。气氛有点奇怪。他犹豫了一会儿,走进卧室。

在拐角处,一个笔直的身影映入他的眼帘,李翔?他半夜来上初轩干什么?他背上的表情消失在尚楚轩的卧室里,萧云初觉得有点不舒服,便悄悄地朝卧室走去。

窗前萧云初停了下来,站了起来。他冷冷地看着屋里的灯光。他的心突然绷紧,颤抖,抓住拳头。他的肠子被他眼睛里反射出来的疯狂的男女刺伤了。

黑夜里,萧云初就像一个被寒霜包围的修罗。他的黑帽子在寒风中“颤抖”。他戴着黑暗的星光,看不见自己的脸。然而,他的冷酷脾气与寒冷的冬夜有关。他颤抖的拳头和脚踝都变白了。咯咯声是脚踝的声音。他的心脏是由一个个锋利的刀片组成的这个伤口是血!

同样的错误其实犯了两次,不过是放在凤凰姐妹身上的啊!肖云初真是世界上最大的傻瓜。他玩弄权力,控制着人们的心,但现在他很不开心。

他一步一步地回到书房。这个地方把他弄脏了。这里的女人让他呕吐。他好像没有灵魂似的回去了。他关上书房的门,开始写封停学信。

他握了握手,一封与飞龙离婚的信,凤凰刺伤了他的眼睛。他的眼睛冷得像刀子和匕首,血迹斑斑,紧握着他的仇恨。他的银色牙齿跳动着他的心脏。他为什么感到如此痛苦?

他心中充满了毁灭一切的仇恨,开始感到忧虑

受委屈离家出走被惩罚

“啊……”深夜,宫里发出了一声像断了笼子的声音,一种野兽般的咆哮声,愤怒的声音撕开了心肺,但仇恨是苦涩的。

冯清色有点坐立不安。她开着暖气,但到处都在发抖。她的眼皮一直在跳动。她没什么好担心的。尚楚轩的书房发出一声叫喊,让他们坐立不安。

一个女仆刚刚从壁炉里昏过去了。她设法把她送回房间。她派了个医生。她太累了,就回到卧室去了。蜡烛跳进了房间。她一定在房间里。

冯清色按了门,现场的房间里留下了她美丽的窄铜,只见朴素的心衣没有整齐地卷进墙角,哭了起来,旁边一个男人无奈地安慰她,同一个男人的衣服都不整齐,甚至连皮带都打错了几处。

当她看到地板上有血迹时,她用冷冷的目光看着这个朴实的男人,明白了自己在做什么,用尖利的声音说:“李湘,你这颗单纯的心做了什么?”

李湘脸色黝黑,眉清目秀,跪在冯清色面前:“公主,这是我的错,你在惩罚我!”

苏新听到冯青色的声音,大哭起来,推开,拉着他的赖香,捂着脸,哭着跑了出来。

李翔很惊讶。他看到苏馨的背影,张开嘴,却一点声音也没有。他的目光又回到冯青色的身上,垂下头说:“公主,我毁了素馨的清白。我会对他们负责的。请替我嫁给苏馨,我会好好对待她的……”

冯青色无奈地摇了摇头:“李翔,你不用跟我说这些话。你去找苏馨,好让她原谅你。我可以为你办婚礼。如果你做不到,你应该考虑如何忏悔。”

李湘见了冯卿的眼睛,说:“我纯洁的心是我的妻子。即使她不原谅我,她也只能嫁给我,我再也不会让任何人碰她!公主,你最好为婚礼做好准备。

李翔会第一次给他,他会负责的!他会第一次给她,她会对他负责的!

明天主必赐给他,无论她是否同意,首先再婚!

受委屈离家出走被惩罚 小东西我们今天换一种姿势

清晨,宫殿的顶部笼罩着薄雾。所有的人都去仔细地讲了起来。他们担心会炸毁坐在花厅里的黑暗王子。王子最后一次以这种表情出现多久了?

大约是两年前,凤凰家族的老太太忏悔,嫁给了皇帝。那时,耶和华打碎了别墅里一切可以打碎的东西。他的愤怒几乎掀开了宫殿的屋顶。看着他冷酷暴力的脸,这一次似乎比上次更严重。

李湘一大早在尚竹轩的书房里找不到萧云初。问了仆人之后,他知道他在花店里。他整晚没睡。他那柔弱的身体一点也不惊动他。他从来不知道和一个女人在一起是多么的快乐。尽管他只是个男人,但他确实很沮丧。他应该很简单。

李湘走进花房,看着萧云初跪在地上,拍着拳头说:“是的,我的臣民有事要问!”

萧云初抬起头来,嘴上有个弱点。他的眼睛又冷又冷,眼睛里没有笑容。他的眼睛像刀锋一样锐利,声音低沉而冷静。他说,“哦!李翔,你在说什么?

李湘抬起头,看着萧云初冰冷而犀利的脸,掏出锐利的眼睛捅了一刀:“是的,我昨晚在上竹轩……”

肖云初尽力了。他在藤椅扶手上的大手掌变得有点苍白。他冰冷而黑暗的眼睛的地面就像黑夜中的大海,酝酿着一场风暴,可以吞噬一切。他太冷了,一会儿就专注于滑行。

在那种压力下,李翔什么也没说。他太害羞了,几乎要把头放在地上。他只是觉得叶今天的表情很奇怪。他怎么能告诉他昨晚他是个真正的男人?

萧云初冷冷地说:“李翔,你满意吗?”

受委屈离家出走被惩罚

李湘的脸是红色的。他低下头说:“是的,我不想这么做。你没说如果我喜欢你可以给我……”

肖云初再也受不了了。他更用力地抓住扶手的大手掌。”“咔嚓”一声,檀香手套被他啪的一声折断,一脚踢进了李翔的胸口。冰冷的凤凰眼露出了根血。

李翔毫无准备。他的尸体像一袋沙子一样飞了出去,直到他杀死了花店里的盆栽植物。他打了几次仗,但始终没有站起来。他的胸部被一块巨石压碎了,他的血越来越多。他试图吞下它。师父,你可以帮帮我。你身边有那么多女人。我只想要她……”

萧云初更是气愤不已。他走了两三步就到了李湘。他一手扶起倒在地上的李翔。他的把手无情地打在他黝黑的脸颊上。他不知道见过多少次面。他听到暴露在外的骨头破裂的声音。一看到不认识的李翔,他松开了手,撞在身后光滑的大理石墙上。

“湘弱了,只在墙上打了几个洞,只在血里打了几个洞。。。

肖云初又是一记重拳,就在嘴边,双手都是血,但不是自己的血,李湘。

李翔放弃了断牙,奋力站起来。他又无情地说:“大人,她已经是我的丈夫了。请帮帮我……”

萧云初很生气,笑了起来。他让李翔握手。我告诉你,这对奸夫和奸夫想要成功?去死吧!

他对门口的警卫提高了嗓门:“快点!解除李翔司令的职务!40个董事会的工作人员应该负责,他们应该被流放到边境地区!"

李翔没有说话。他知道国王是这个州对他最容易的惩罚。他闭上眼睛,在心里低声说:“苏昕,等我回来,等我有了贡献,我就嫁给你……”

冯清色不知道李湘被派往边境。她只是觉得这一切都很奇怪,李湘怎么会无缘无故地跑到尚楚轩那里来攻击苏馨呢。但在问了苏馨一整晚后,她一直哭,什么都不肯告诉她。

看来她可以去找萧云初谈苏馨和李湘的婚事。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