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熟是否意味着能坦然地说假话?

  • A+
所属分类:哲理文章

  湖南湘西州年轻的女教师李田田一封公开信引发的舆情,已有时日。

  昨日,湖南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湘西州州委书记叶红专接受澎湃新闻记者采访时称,湘西州将整顿一切形式主义的检查,教师有什么意见、好的建议,支持公开发表,他们也会及时调查解决。而且叶红专鼓励李田田,“文笔很好,支持她以后多写好作品。”

成熟是否意味着能坦然地说假话?

  这场风波总算以不错的处理方式落幕,这位笔名“小辫子”的李田田老师,短期内应该不会被人抓小辫子。公众为她担忧的心,先可以放下了。

  李田田那篇题为《一群正在被毁掉的乡村孩子》发表其公众号后,马上在朋友圈被狂转。我读完后,很是钦佩,也觉得惭愧。文中一些话重重地撞击了我的心房。如:

  最令我痛心而无奈的是:身为老师,我们教导学生要品行端正、诚实守信,自己却不敢说真话,不能说真话。

  ………

  你问我说真话,会怕吗?我也怕。有同事好心提醒我,要政治觉悟高,忍忍算了吧,可我拿着国家的工资,享受国家给予的优惠政策,面对那一群群信任我的学生,无法再装模作样地快乐工作。我读的书,我接受的文化熏陶,使我没法继续当一个哑巴。

  ……..

  什么是政治觉悟高?随波逐流、迎合领导、成为形式主义的帮凶,就是觉悟高吗?如果是,那我承认自己的平庸和目光短浅。

  这些看似平实的语言掷地有声。面对故乡一位1994年出生的年轻教师的真诚与勇气,曾经喜欢说真话的我,第一个感觉是汗颜。以我对中国基层的理解,我知道李田田在写出这篇文章前,不知道积攒了多久的勇气;而文章发表在公号后,引起社会关注,将给她带来多大的压力。

  后来她果然不断受到压力,10月15日晚上10点45分,李田田在朋友圈发布消息称,“我出事了!刚刚写作时,局里(教体局)来电话,要我马上赶进城,因为那篇文章,局长要见我。”由于媒体的跟进,这件事在社交平台上不断发酵,湘西州党政最高长官定调,使李田田从麻烦中解脱出来。

  湘西州州委书记叶红专对此事的处理方式博得了不少人的肯定与赞扬,网友纷纷认可叶书记是真正的讲政治。我的朋友、同为湖南籍的前媒体人石扉客评论此事说:

  无论如何这是件好事。这几年来危害最烈的就是各种花样百出的形式主义!这个谁都私下怨声载道谁都明里噤若寒蝉的巨恶现象,不意竟被一位勇敢的小学女教师站出来捅破。

  我认为在肯定湘西州书记明智的处理方式时,对此前给予李田田压力的基层官员,亦不必苛责。形式主义带来的烦恼和痛苦,不仅仅李田田这样的普通教师真切地感受到,当地的校长乃至县教体局的领导恐怕也心知肚明,有苦难言。正如李田田在那篇文章中所说,“乡下校长也是无奈的,而今又有几个校长,能有时间关心学校的教育发展?”可身为体制链条上的一部分,基层官员不但不能主动站出来批评形式主义,而且当出现李田田这样的人物时,出于“守土有责”的惯性思维,他们必须马上采取常规的、保险的“管控行为”,哪怕这种“管控行为”可能引发更大的舆情。这种行为是给上司看的,告诉上司我们尽到了基层领导的职责。而只有更高级别的领导——如一个州的党政一把手,有根据情势判断而拍板的权力,才可以做出合乎情理、让舆论平息的决断。

  基层官员不是真的那么傻,不明白李田田说得有道理,不知道怎样才是更合适的处理方式,而是其所处的位阶使其不敢为之。

  说到形式主义,多少人对之是深恶痛绝,尤其是基层的干部群众。可形式主义从何而来?那些层出不穷的各级检查是谁驱动的?我听过一人开玩笑说:“下面是以形式主义来对付上面的官僚主义。”我以为是的论。

  古代地方官对付上面来的旨意,有一种沿袭两千年的“潜规则”。对自己有利的事要变本加厉、层层加码,以上宪的背书为自己谋好处,如王安石的“青苗法”在各州县就是如此被利用;对自己不利的命令,则瞒天过海,想方设法曲解。但不管如何,表面上一定要把文章做足,让上宪觉得自己是在用心办事,努力当差。这样做,必然造成一个小官上峰对其评价和民众对其评价相反。金世宗说过:“凡小官得民悦,上官多恶之;能承事上官者,必不得民悦。”意即凡是小老百姓习惯的基层官员,上司多半厌恶他;能够把上司逢迎得好的小官,必然不会被百姓喜欢。

  李田田这样年轻教师,在许多人眼里是太天真,不成熟。对这种“天真与不成熟”的青年,我敬且愧的原因,是似乎看到年轻时的自己。我在三十岁前,和李田田年纪差不多时,也爱口无遮拦地说真话,屡屡让领导不高兴。也有年长的同事提醒我要尽快成熟、练达,许多事看破不能说破。而且对我读书较多、文章写得头头是道,可为什么在现实中不会来事觉得不可理解。我曾就此反省过,道理我的确也很明白,但按照那种“道理”去做事,心中不痛快。李田田文中说,“生命何其短暂,与其忍受精神痛苦,不如痛快地活一回。”我那时候也是近乎这样的想法。

  惭愧的是我现在变成了油腻中年男,不复当年敢说真话的勇气。一半是心中的利弊算计压倒真实的感受;一半是因为觉得说了也没用,干脆放弃吧。——我想,中年男人的油腻,大概就是从坦然说假话开始。

  李田田身处湘西山区小学校的她能够在《诗刊》上发表组诗,可见其才气。诗贵真诚,没有真实的情感,虚假的辞藻堆砌不出动人的诗歌。或许是这种诗人气质,使李田田更看重自己内心的感受,而且不愿意憋在心里,要把其说出来。

  这样有才华、有责任心、真诚纯朴的青年,在这个时代真是比宝石还珍贵呀。拜现代科技之所赐,李田田这样还有自己想法的青年,虽在山乡,循传统的途径难以发声或者发声多半没影响——譬如向校长或县教体局写信反映情况,如今可以绕过学校、绕过永顺县和湘西州,直接在公号上发声,引起全国关注。但愿这样的渠道,对李田田们仍将是畅通的。

  祝福李田田老师。希望五十年前赣州女青年李九莲的悲剧,再也不要在这一代青年中重演。

  文章作者:文史砍柴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