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的一个故事

  • A+
所属分类:原创文章

  9月17日,在武昌的某一个小区。将有这样的一个场景,一个七十四岁的西安老汉告诉自己的妹妹昨晚在火车上的一件事——你知道我身体向来很好,不然也不会一个人跑到你这来,但昨晚出门下楼梯时不知怎么的突然右腿很疼,走路一瘸一拐,行走真的不便,但想想如果告诉了老太婆绝对是不能赶到武昌参加外甥女的婚礼了,我寄希望于这腿可能睡一觉后就不会疼了,而且说实在的,我能到外面凑热闹的机会不多了,这趟远门还是想出一趟。我忍着疼上了火车。但上铺的位置让我犯了大难,着实是无法爬上去的。

  还好,来了一位年轻人,他是下铺的,我坐在他的铺上,试着问到,我上铺的,突然腿疼,能否换一下,我补你50元。边上的两位老太太帮着说好话。他很干脆的答应了,但说钱就不用了。我不缺钱,但别人不要,我心里过意不去。我先送了他一个月饼一盒奶,说先吃一个喝一个。年轻人收了,又说钱不用给了,小事,没必要。看来这钱真的给不出去,我拿出了我的小塑料瓶,说喝点,灌的茅台。年轻人说夜里三点多得下车,酒就不喝了,怕睡过。

  我接了话头。

  “你去哪呢?”

  “襄阳。”

  “你是湖北人?”

  “韩城的。”

  “哦?韩城哪的,党家村?芝川镇?龙门的?”

  “城里头的。”

  他的字是从嘴里堆出来的,这个人懒得和我说,我没有机会在接受他的赠予和付出后,再次找回平等的感觉,我这么老,很少有事能让我不得不去请求一个陌生人,这次确实让我别扭。

  年轻人坐到了外面的过道,两个老太太说,多亏这个小伙子跟你换呢。我说“是啊,帮了我大忙,不过应该不是小伙子吧,我看有三十几。”老太太们默然。我把他的年龄想大些,这样他让位置的事,我就能隐约嗅到因为相似的生活经验而万分体谅并主动让座的意思,而不是我倚老卖老,让年轻人不得不从。我想腿舒服,心里也舒服。

  我不是爱聊闲话的人,他也是。但是我得跟他努力聊两句,让一切其乐融融,现实是这不可能。

  年轻人爬上了上铺,我投以关心的目光,再次表示感谢。他再回了句不客气。如果他下车时,我醒着,再打个招呼就一切ok了。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