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骑士崛起的电影内涵退步了吗?

  • A+
所属分类:原创文章

  我一定要写的Batman三部曲终章——《黑暗骑士崛起》,值得一提的是,这部电影是诺兰拍完《盗梦空间》之后的下一部作品。

  TDKR(黑暗骑士崛起),作为最终章,主题合乎逻辑的定为了:蝙蝠侠应该存在吗?而电影也给出了肯定的答案,虽然结局Bruce wayne和猫女远走意大利,但就像他所解答的为何带着面具一样:一方面为了保护特别在乎的人,更重要的是蝙蝠侠成为了一个symbol,他说:Batman can be anybody,重要的不是脸,而是脸后面的idea。其作为正式制度下演化出来的非正式制度的产物,合理性毋庸置疑,而合法性也在一次次救市民于水火之中得到了肯定。

黑暗骑士崛起的电影内涵退步了吗?

  故事定在了蝙蝠侠逃逸的八年后,期间哥谭近乎风调雨顺,依靠着被蝙蝠侠顶替而得以重塑人心希望的“哈维丹特法案”,公民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和平。但另一方面,知道事情真相的局长戈登,也陷入了深深的矛盾,他知道蝙蝠侠的顶包对全市的集体福利是大有裨益的,但同样的,长期与蝙蝠侠存在的战友情谊也让他不甘于此,因为谎言所构建的偶像并不是长久之计,这个平顺的现状在他心里百转千回 ——警察之于正义的意义,是惩戒坏人维护好人,而不是牺牲好人去惩戒坏人。戈登百感无奈,同时也盼有有那么一个机遇,蝙蝠侠可以重新回归,重新成为“英雄”(英雄到底是什么?)

  放弃了“蝙蝠侠”之后,Bruce隐居在了自己父母曾经住过的wayne庄园,用痛苦封闭自己。他在干嘛?有人说他在消沉,只对了一半。瑞秋的死确实给了他巨大的打击,但他并没有自暴自弃。Bruce心里清楚,蝙蝠侠永远不会休息,永远不会终结,没有极限,永远不会有那么一天我们生活在一个完全不需要蝙蝠侠的世界里,所以他沉寂八年,只等“邪恶再起”,自己重新出山,并且失败而死。Bruce问Alfred,你担心我这次会失败? Alfred回答说,我不是怕你失败,而是怕你想失败。

  对,他在等死,但不是别的,而是以蝙蝠侠的身份而死。虽然Alfred得知Bruce有想死的念头而告诉他瑞秋那封诀别信的真相后黯然离开,可那个时候,Bruce已经决定了,他劝不住了。八年的时间他都在等待Bane的到来,等下一个足以毁灭哥谭市的人出现,他想用生命殉道,只因活着不再有留恋,即便他死了,蝙蝠侠也不会死。TDKR是蝙蝠侠与Bruce wayne的抽离电影,只有将蝙蝠侠与Bruce分离,它才能成为人类打击罪恶崇尚正义的图腾。此刻他只想把自己奉献给哥谭,这是他之于蝙蝠侠最好的结局。

  紧接着,蝙蝠侠复出、成为众矢之众、被Bane通过金融手段搞到破产等一系列情节,推动着Bruce脑中的计划,随后她找到猫女,说让她带他去见Bane,这是彻彻底底的找死,公司权利的转移和Alfred的安全,让他了无牵挂,他最期待的结局似乎就要实现了。

  这是三部曲里蝙蝠侠少有被完爆的剧情,从智力到武力,在下水道深处break the dark,面对着完全被放倒的蝙蝠侠,Bane说,你小子技术还行,就是太不要命了。如此生死攸关的战斗,采用如此自损的打法,最终蝙蝠侠倒在地上喘着粗气。这一场打戏,缓慢而钝重,诺兰的镜头把控极好,力量嵌入骨髓深处的碰撞声此起彼伏。那一刻也许蝙蝠侠可以含笑了,这是致敬一个英雄最好的礼赞。

  回过头来说一下Bane,因为上一部小丑的巨大成功,大家太期待这一反面角色了,不过还是令人大失所望,因为TDKR没有足够的篇幅去详细塑造Bane这一反派角色了。Bane曾是中东死囚,困于暗无天日的炼狱中,但住进来的一个小女孩改变了他的一生。后来他说,希望是伴随着绝望而生的,只有体验过绝望的辛辣苦涩,才能真正理悟希望。Thalia这个小女孩就是他的希望,他拼尽一切不让她受到伤害,甚至与全监狱囚犯为敌,事实上,后来成功飞越逃出的Thalia,身上也寄托着Bane的苦楚。

  之后Thalia和父亲带着忍者联盟回来血洗了监狱,救了几乎被暴打到死亡的Bane,此时仇恨的气场在他心中风起云涌,所以复仇哥谭市并成功击败蝙蝠侠后,Bane迫不及待的把他带到了这个炼狱,让蝙蝠侠感受与他同样的绝望酷刑,体验他内心深处的伤,这里埋葬了Bane所有的柔软与善良。这样的前因后果也是Bane的塑造远远不如小丑的原因之一,以仇恨为导向的复仇在观众眼里,似乎是残忍的,但同样也是合理,不需要内涵赋予,不需要深度思考。小丑是柔软但无坚不摧的水,让人无法琢磨,欲罢不能,而Bane是燎原之火,态势更凶猛强烈,但韵味差了那么一点。

  细细感受Bane的毁灭行动,他还是不及老谋深算的Ra’s,他的愤怒太炽热,太浓郁,以至于让计划有了被反击的余地。Bane大可以一声不吭的引爆中子弹,让哥谭市没有还手的余地,但他觉得这样不够解恨,他想让市民体验了绝望和希望的消逝之后再痛苦死去。所以他像模像样的组织了一场“革命”,这场不得人心,没有群众支持的革命,只是对小丑的照猫画虎,革命的最后结局,还是炮轰这座城市,思想内核粗暴且简单。其实蝙蝠侠早都输了,英雄的故事早都写不下去了,但Bane的仇恨太强烈,这给了他力量,同时也制约了他。面具代表着他痛苦的印记,他施暴的符号,但最后Bane也是败在了这个面具手里,一旦面具漏气,他就不再是蝙蝠侠的对手。Bane漏洞百出,信条简单粗暴,不算是一个津津乐道的角色。

  TDKR让人思考的内核在于RISE一词上,那个英勇却一心求死之人的崛起,蝙蝠侠的可贵在于奉献,且是不求名利的默默奉献。可此次Bruce的不要命求死是违背与这一精神的,他想实现自身的价值,也就使得这一行为毫无价值。凡事看动机,也看结果,只有一个为人称道的动机不足以达成理想的结果,就像蝙蝠侠一样,找Bane求死,虽然壮烈,但不足以拯救哥谭市。Bruce在狱中听取了老医生说的Thalia的逃生经验:扔掉绳索,并非靠着勇者的无畏,反倒是怕死的谨慎。蝙蝠侠最终要死,但死在什么地方至关重要。

  蝙蝠侠逃出来的那一刻,彷佛是从下水道逃出来的肖申克。

  越狱出来的蝙蝠侠回到哥谭后卷土重来,一场恶战不可避免。但这一次,他选择了一种历史性的战斗方式:在白天走上街头。与Bane的第一次战斗,他试图躲在黑暗,这是他的一贯作风。但蝙蝠侠是以黑暗为武器,而Bane是生于黑暗,瞬间高下立判。于是这次,蝙蝠侠代表着这个世界残存的正义余光,走到了Bane身边,他不再用障眼法,只求在一回合制的比赛中获得胜利,他无所畏惧,最终一拳打破了Bane的面具,使其丧失了战斗力。之后收拾了Thalia这个段波折之后,蝙蝠侠拉着中子弹飞向大海,忍耐、牺牲、大爱,在海上升腾的蘑菇云中形成永恒。而后Bruce拉着猫女远走并隐居了意大利,Jhon进入了蝙蝠洞,成为了新一代的蝙蝠侠。而其作为一个symbol,得到了升华,精神永恒,皆大欢喜。

  TDKR不像前两部那般有逻辑,电影似乎在想说蝙蝠侠从堕落到崛起的过程,引发思考,但我一直想问,蝙蝠侠真的堕落了吗?因为实在没有太多心魔要打破,所谓的Rise没有太多力度,从回归到囚禁再到回归,阻力一般,可能是电影篇幅太长,诺兰无法详细展现一些本该展现出来的完整逻辑。但其作为三部曲的最终章,还是一部非常优秀的电影,饱满的感情和丰富的情节,以及我最喜欢的写实拍法,都足以为它打上五星的好评。Bruce wayne回到当年父亲对他说的why do we fall的起点,从起点站起来回到终点,这是Bruce wayne的终点,也是蝙蝠侠的另一个起点。

  ———2019年6月5日 Jackso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