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面隔绝两地的墙

  • A+
所属分类:情感文章

  印象中有一面墙,不,或许应该说就是有一面墙,它在我的印象中很深。

  它是一面隔绝两地的墙。

  小时候,每次放学都会走过这堵墙,但走过虽说是走过,却也只能叫是经过。不知道为什么,它站在这里,要隔离那里。

  我携着两枚高邮鸭蛋经过,看着这堵墙,嘴上吃着鸭蛋,不得不说,特产便是特产,高邮鸭蛋的咸算是真正体会了,嘴上吃着是咸的,心中也跟着咸了起来。

  本来是没有这堵墙的。听爷爷奶奶常说道,小时候,每逢端午,他们总会去过对面看戏,那里的戏子也是出了名的。那时候,背着小布包到外面走走也能算是旅行了,手上拿着串儿糖葫芦,一路上叫卖声,打铁声,甚是热闹。到了看戏的地方,台上的人叫囔着白萝卜,红萝卜,胡萝卜变,然后一只小兔子嫣然站在了他的手上,把当时的小娃娃们逗的一阵“咯咯”笑,我的爷爷奶奶也跟着笑。

  他们两个人青梅竹马,经常从我们这边跑到那一边游玩儿,有一次端午节赛龙舟,他们两个人就偷偷爬到空闲的龙舟上看热闹,不一会儿,花灯龙舟上的姑娘们抛出几串粽子,爷爷他伸手一抓一大把,两个人就躺在龙舟上吃着粽子,看着花灯,像极了一对儿不懂世故的小情侣。奶奶当时问爷爷:你长大了要干嘛。爷爷便打趣道:我长大了要娶你。

  咯咯,现在当真娶了我可爱的奶奶。

  那里的端午节真是热闹,我听着奶奶蹩脚的说辞竟也会由衷的想去对面看看。听奶奶说道,赛龙舟是一项表演,赛龙舟的男儿们更是一群猴子。划桨的男子汉们套上一堆芭蕉叶围成的上衣,只有击鼓的人穿着棉麻布织的背心,一群人一路喊着“一,二,三,呀嘿”,领头的则是摞起袖子,大声嚷嚷着,并和其他比赛的击鼓人唱着山歌,奶奶说着说着也学着唱:“嘿,你们太慢,我们已经过半……”这一定是只有男人唱的歌,因为我听着奶奶唱着头疼,咯咯。

  墙那边连接着古时候的风俗,端午节也俗称女儿节,这里的女儿也就是指女生,端午节一到,女孩儿们打扮的娇艳欲滴,发上串着红绫纱布,头顶金银镂空发簪,耳挂吊坠,抹上胭脂水粉,穿着一身红袍嫁衣,手腕裹上两珠开光佛链,和相亲没啥两样。十八九岁的女孩儿们已然成年,站在龙舟终点看望着赛龙舟的男儿们,仔细挑选着自己钟意的男子汉,等到他到达终点时把手中的花篮送给他,告诉他我愿意等你。参加龙舟的男子汉们也都是青年小伙,捧着手中的花篮不知所措,脸上动摇起羞涩的绯红,引得没得到花篮的男子们一阵闹哄。这时,爷爷和奶奶两个人躺在龙舟上早已睡着,听见外面的闹腾声,“噗嗤”一下打了个激灵,翻了个身继续睡觉觉。

  奶奶总是说得很入迷,我听着听着就更想知道这面墙的来历。

  可是当我问他们为什么会有那面墙的时候,他们便是说也不想说,也说不清,只记得闹事了。闹事了。我想了想,或许正因为有太多说不清,他们也不肯说。只能留下闹事这一浅显易懂的道理了。

  闹事了。

  出事了。

  这堵墙也是一天天无所事事了。

  坍圮了残缺破痕,又砌上玉砌雕阑。早已青苔痕遍,无人问津。我一个人看不透它,但一个人也能看清时间,看清一个时代的身影。我看着它一天天矮下的墙身,忽然读懂了点什么,转过身,吃着鸭蛋,咸意一点儿也没有散去,疾行离开。

  文章作者:恩地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