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眠的夜

  • A+
所属分类:生活随笔

  下午的一杯咖啡,搭上了我整个夜晚,越睡越清醒。一点钟,我想两点我应该能睡着,两点钟,我想三点也许能睡着,现在四点半了,我想我是睡不着了。

  了解我的人应该知道,我不喜欢咖啡,所有的饮品里,我只爱清冽的水。有时候为了显得跟大家一样,不搞特殊化,我也顺从地喝,结果是我喝什么咖啡都犯恶心。今天下午的清咖我的胃倒是接受了,可它却夺走了我的夜。

失眠的夜

  做点什么来填充这空落落的夜,思绪飘飘悠悠地就回到了当年下乡地方。我有多久没有想起那里了,那条没有尽头的路,那辆塞满人一瘸一拐的车,那片一望无际的戈壁,那个整个人都蒙在尘土里的校长,人造革的皮衣搭在肩膀上,空空的袖笼在身后甩来甩去,他挥手一指,看到了吧,那就是我们的后围墙,我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到远处隐隐绰绰的天山。

  办公室与宿舍之间有三四百米的路,办公室有电,宿舍没电,每晚看完书,我都要从办公室走回宿舍,夜实在太黑,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我咬着牙,快快走。同事们告诉我,晚上走路一定别回头,因为肩膀上有两盏灯,一回头碰灭两盏灯,恶鬼就会扑上来,黑漆漆的夜里只有这个故事清晰可见。进了屋,我用木棍顶住门,摸黑找到火柴,点着蜡烛,有了跳跃的烛光,抽着的心就放下来。屋子中间支着一个炉子,我把纸垫在木柴下,在木柴上放媒块,点燃纸,纸点燃木柴,木柴点燃煤块,并不是每次都能成功,可只要成功,木柴噼啪的声音瞬间就温暖了整个屋子。还好早晨挑了水,我把水桶放炉子上,烧热了水洗漱。

  临睡前,我会再拉拉门,看看木棍是否顶得牢,上床后,我会仔细检查蚊帐是否都掖好,不留一丝缝隙。自从同事告诉我,房顶上会掉下蝎子来,这项工作就成了我每天必备的功课。失眠的夜,我透过时空注视着自己,大家传说的平行宇宙中,我是否依然在那里。负责上下课的那节铁管是否还在那里,我敲过它,才上课十五分钟我就敲了,校长从教室里出来,脸黑黑地问,谁敲的。我红着脸说,我。

  校长猛回头,对喜笑颜开散出课堂的学生吼,都回去上课。骄阳炙烤的棉花地是否还在那里,有经验的老农曾骂得我狗血喷头,那个黑黝黝的同事回头看到泪流满面的我,惊异地说,哭啥哭啊?你先回去吧。我摸着眼泪回到学校,正遇到黑着脸的校长,他拿出笔在手掌上写了几条,登上自行车,急匆匆向棉花地驶去。

  那个简陋的食堂里,大师傅鬼鬼祟祟地对我招手,来来来,我给你留了鸡腿啊。二十多人一只鸡,她还留了一条腿!我说,谢谢你,以后别这样了。她狡黠地说,没事,我多放土豆,别人看不出。还有那些衣衫不整的孩子们,那些下课就上树的孩子们,有太多太多的故事,可惜天光已经大亮,我收拾收拾故事又放回记忆中。

  作者:喇叭喇叭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