棕子之变

  • A+
所属分类:原创文章

  在儿时端午节吃的棕子,完全是芦叶包糯米,先盛上小半碗白糖,再拆开包成三尖角的粽子,将包得象锥子的糯米团在糖碗里裹一圈,吃的时候感觉特甜,由于是干裹的白糖,嚼起来还有“喳喳”的声音。虽然这只在端午节吃,是个稀罕的东西,但我真的不喜欢吃。

棕子之变

  当时曾建议大人们在包的时个放一些糖拌在糯米里一起包,甚或可以包些其他诸如花生、绿豆之类的材料,但他们没有采纳我的提议。还被教训一通:粽子一直都是包的糯米,如果变了,还叫得上棕子么?我接受了这番论调,心里却是不以为然的。

  如今,望着满大街各种口味、馅料的棕子,又想起儿时吃粽子的事来,心里不甚感叹。

  人生在世,愈时常见的东西,愈促使人们根深蒂固地坚信它已有的存在方式。粽子这于儿时的我,一是觉得吃法繁琐,二是觉得馅料单一,能有这种想法,是因为我的思维尚不象大人那样经过几十年的固化,随着心中所感就把认为该改变的地方说了出来;现在看来,或许在其他地方早已出现馅料里加入其他东西,只是生于一隅的人们不知道而已。

  由此倒回时光百年左右,读书不依“四书五经”的顺序的离经判道之举,其时是多么伟大的变革,依历史说是革命吧。也因为这种革命,造就了无数大家,现今中国的许多成就都是彼时那一批人奠定了基石,医学的、生物的、地质的……甚至传统国学正因为这种变化而被发展得更加辉煌。

  粽子的味道、馅料在不断改变,现在随时都有卖的,不一定要端午节;形状也不只我小时候见的那种锥子样子,这个当时却从没想过要去改变它。这是因为人们交流更加便捷,新时代人求变的结果。由此看来,我们于天地间,绝不可限于一域,局于一时了。

  原创文章作者:老肖笔记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