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腻的中年

  • A+
所属分类:经典文章

  写下这个文章题目的时候,忽然感觉落笔有些摇摆不定起来。

  因为按照老祖宗对人类年龄段的划分,十岁称黄口,二十岁称弱冠,三十岁称而立,四十岁称不惑,五十岁称知命,六十岁称花甲,七十岁称古稀,八十岁称杖朝,九十岁称耄耋,一百岁称期颐。至于一百岁以上称什么,老祖宗没有说,在下也不知道啦。反正知道的是,所有的人儿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统统称终年或者享年。

油腻的中年

  也许老祖宗活法儿讲究,以上对年龄的称呼大部分是针对男性的,还有专门针对女性的,划分则更为细致一些。比如十二岁称金钗之年,十三岁称豆蔻年华,十四岁称二七之年,十五岁称及笄之年,十六岁称破瓜之年……二十岁称桃李年华,三十岁称半老徐娘。当然,也有诗人描述中年女性的,比如脂粉之下,皱纹密织等等。

  也许现代人生活质量超级好,寿命普遍超级高的缘故,在下前些天看过一篇文章,有专家重新划分了人类年龄段的称谓:零到六岁称童年,七到十七岁称少年,十八到四十岁称青年,四十一到六十五岁称中年,六十六岁以后称老年。这个年龄段又划分出三个阶段来,六十六岁到七十二岁称初老期,七十三到八十四岁称中老期,八十五岁以后称年老期。呵呵,爱信不信。如果不是真的,曾经在网络上延迟退休的传言怎么会满天飞呢?

  如果对照专家对人类年龄段的划分,在下刚好忝列其中,也就是说,属于中年这个年龄层次。固然,专家对年龄段的重新划分有其一定的道理,但是,在下深切地感受到,到了这个年龄,身体上面的那些零件儿已经是叫花子过年----一年不如一年,早已步入了老年的行列。至于中年嘛,那仅仅是理论层面上的而已。

  处在中年这个年龄段的人儿好尴尬哟。小鲜肉们称呼这个年龄段的人儿为油腻的中年,也有的人儿干脆以老头儿来代替啦。更为邪门的是,有一次等电梯的时候,一个退休的副局长一手拎着菜篮儿,一手牵着小孙儿,看到在下竟然要小孙儿喊小爷爷。随着一声“小爷爷好”稚嫩的童声响起,在下听得石破天惊,魂飞魄散,这下真特么成了老年人无疑啦。

  油腻的中年究竟是个什么样子呢?容在下不妨捯饬一段儿歪诗儿来印证一把,纯属自娱自乐,切勿对号入座哦:

  油腻中年不得已

  茶叶菊花泡枸杞

  眼角下垂赛金鱼

  镜片上面泛油脂

  金牙黄牙难打理

  嘴唇上面留胡子

  讲话嘴角冒白沫

  鼻毛不剪嗑瓜子

  肚腩超大腿儿细

  长长指甲留爪子

  光头背头由他去

  挎着音箱打太极

  衬衫拉低没胸肌

  宽大腰带勒肚皮

  出门夹只手拿包

  皮鞋配着白袜子

  … …

  油腻的中年,为了理想,彷徨过打拼过。每一个人儿从呱呱坠地到呀呀学语,每一个过程,都包含着父母的艰辛不易。后来上学了,那些男男女女、老老少少、高高低低、胖胖瘦瘦、美美丑丑的老师们开始教育我们树立远大的理想。于是科学家、企业家、军事家、发明家、文学家、音乐家等等便成为各色人儿梦中的伊甸园,不甘人后的人儿们,开始在追逐人生梦想的苦旅中长途跋涉。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经过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的孜孜求学;经过外国的月亮比中国圆,玩一把海归派的出国深造;经过背靠大树好乘凉,拉关系攀高枝儿的商界打拼;经过深谙官大一级压死人之道,削尖了脑袋往上爬的仕途博弈;经过最不济也会在某年某月某一天,突然心血来潮,精挑细选几注彩票,然后恶狠狠等待着天上掉馅饼的魂牵梦绕。

  世界如此大,都想去逛逛。面对琳琅满目的世界,转了一圈儿回到原点,才发觉突然已到油腻的中年,而每个人的结局,上苍仿佛早已为你量身定做好啦。龙生龙凤生凤,耗子的儿子会打洞这句古语虽然有失偏颇,但是,绝大部分人儿一生平庸却是现实。面对现实,最后不得不背叛自己当初的远大理想。因为,在这个世界上,无论你如何折腾,成为“家”的巨擘们毕竟还是极少数嘛。

  于是,几多人儿抱着羡慕嫉妒恨的心态,把自己当初的理想恶狠狠地复制到子孙们身上,鼓励带吓唬着这些可伶的子孙们,为了理想而打拼,幻想着将来一定得当个什么“家”才肯罢休。之后一切归于平静,有人把日子过成了月子,也有人把月子过成了日子,除了发几句不疼不痒的牢骚,把大理想变为小现实,还得打起精神埋头奔波在企业、超市、工地、菜市场和农田里,顺便也关注起米面油肉蛋禽的质量和价格。除了认命,最后还有认知,这就是不管口吐莲花如何来描绘理想,居家过日子的常态根本无法改变呐。

  油腻的中年,再壮的葱,没种过但见过。世界如此大,事情如此多。细数每个人儿的一生,要经历无数件事情,也和无数的人儿打交道,但在生命的长河中,倒为油腻的中年积累了相对丰富的社会经验和人生阅历。

  面对年少时不顾长辈的种种教诲,仍就以天高任鸟飞的张狂,最终落下一个生瓜蛋子的诟病;面对年轻时不爱听妈妈的话,在四季轮回交替中不穿秋裤,最终落下的关节病;面对人生小小得意时,生吞活剥胡吃海喝,最终得上的老胃病;面对人生偶尔失意时,白的红的啤的统统来者不拒,试图借酒消愁,最终没有成为像醉酒的李白拎着青铜剑在长安街上狂奔的诗人,酒鬼的俗称倒是伴随了一生;面对工作中的不如意,全然不顾职场上的游戏规则,敢于扯开喉咙,用带生殖器的语言破口辱骂领导,最终在各种小鞋的禁锢下变得灰头土脸;面对身边发生的奇闻异事和大事小情,自己俨然是当代的政治家、哲学家、军事家,口若悬河指点江山,最终距离自己的判断差了十万八千里,却依旧躲在一旁狡辩。所有这一切,到了油腻的中年,全部变成了一份儿淡淡的回忆,一丝儿浅浅的笑谈。

  油腻的中年,少了些张狂,多了点理智。原本的口水四溅,变成了沉默寡言;原本的心浮气躁,变成了随遇而安;原本的烈马青葱,变成了包容谦让;原本的追名逐利,变成了天高云淡,遇上油盐不进爱较真的达人,油腻的中年一定会甩出一句:爱谁谁。

  油腻的中年,少了些随便,多了点睿智。考虑问题时,不再是就事论事,坐而论道,宛如一位高明的棋手,走一步,看三步,看似不经意落子的那一刻,其实满满的全是智慧;解决问题时,不再是破马张飞,我讲你听,宛如曲径通幽,既考虑了自己的颜面,也考虑了别人的方便,偶尔遇上耍横不讲理的另类,油腻的中年一定会再来一句:爱咋咋的。

  油腻的中年,少了些疯癫,多了点清醒。本着一切为了健康,为年轻时用健康换钱,当下用钱买健康的冲动而久久不能释怀;本着一切为了事业,为年轻时错过的数次升迁或者发财的机会,当下山河依旧葫芦依然的现状而常常懊悔;本着一切为了家庭和睦,为年轻时夫妻吵过架,一两次揍过孩子,当下实在没有更好的办法弥补而时时自责。因为,油腻的中年,在单位是一根小小的草,在家里却是一片大大的天呐。

  呵呵。读书还要读人,读人不如读油腻的中年。因为,油腻的中年,是一部厚重的书。

  捯饬完这篇小文之后,下楼坐在甘肃银行门前的小广场的长椅上,吐着烟圈儿权当小憩。不远处,一位油腻中年男对着电话声嘶力竭,不一会儿又改为骂骂咧咧,也不知道是否和今天的秋老虎天气有关系。战友群里,远在浙江、江苏、山东的油腻中年战友发来图片和视频,共同声讨着利奇马台风的肆无忌惮,也不知道他们现在怎么样了。仰望天空,被这座城市里的人儿称为“巧儿”的两只麻雀在天空里自由翱翔,不一会儿落到电线上叽叽喳喳,也不知道是不是两口子。头顶上,那湛蓝的天空似水洗一般,四周的云朵儿翻滚着却步步紧逼过来,似乎要把这块湛蓝遮蔽掉的节奏,也不知道上苍是几个意思。

  看着这奇异的景象,在下忽然想到,油腻的中年简直像极了一部《西游记》名著。孙大圣的压力,猪八戒的体型,沙和尚的脑袋,还有唐僧师父的唠叨。如此这般倒也罢了,关键是时间不等人哇,特么眼看着距离西天愈来愈近啦。

  心中有虎,细嗅蔷薇。油腻的中年哟,赶紧的吧,无需靠泪水博取同情,而要凭汗水赢得掌声。为那份家国情怀,也为那个最后的梦想,千万不要去想天的那一边啦,拍一拍额头,攥一攥拳头,揉一揉心头,忍住泪水,擦干汗水,吐掉口水,挺起那不算挺拔的身躯,迈开那不算矫健的步伐,继续扬帆起航,追梦远方。

  作者:烽火独狼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