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途,从此不在任何地图上

  • A+
所属分类:情感文章

  第一次知道了时间的可怕,十几天前我好像还拥有着全世界,十几天后却发现只剩我自己。

  有一段时间觉得一条路很长,没有见过它除了华灯之外的模样,后来在黄昏走过时,觉得即使旁人和自己都能否定我的努力,这条路却不会,因为他知道,知道不曾在虚度的时光里看见我。

归途,从此不在任何地图上

  今日走在熟悉的路上,想起毫无征兆的日子,没有任何警示,没有任何天意,突然想着这条路路过的树是不是知道,当日的他们知道,还是今日的他们知道。可那日的我却是浑然不知的,没有小说中的惊险,没有命运般的等待。

  归家几日,人事繁杂,我告诉自己不能哭,至少不能在得不到安慰的地方放声哭泣,只有坚强才是我长大最好的证明。

  姐姐说我宁愿他活着受罪着;

  哥哥说梦中的房檐掉了,嫂嫂手中的盘子碎了;

  妈妈说罪满了。

  葬礼盛大,但和我想象的吊唁是不同的,我想象的是人们围坐一起,并不需要过多的哭泣和哀悼,只是互相谈谈他们所认识的我的父亲,一些轶事,让他除了是我父亲这个角色外的其他角色都更加鲜活的出现。我记忆中的父亲会在酒后和我大谈天地,讲一些人生道理,会在我归家每日清晨洗二十多颗苹果,一天又一天;我的父亲会在我发脾气的时候不言不语,然后之后通过母亲给我道歉;我的父亲会在承受着来自多方不公时总也不言不语的反击。

  归来数日,我按时上班下班,完成每一项堆积的工作,清理桌面,打扫卫生,写工作笔记,对照参数比较多少,查攻略,做笔记,装房子,所有一切和平时没有区别,但是下了班,拉着个垫子坐在空无一人的院子里,看天上随风飘荡的塑料袋,一荡一荡,没有方向,我便知道我丢了归途,而他从此不在任何地图上。

  看夏洛克里有一种疼是当时没有感觉,之后翻天覆地;

  看甄嬛传里有一种逻辑是a得出b那么非a就得出非b,和我学的逻辑不同,却正确,大概我从不唯一吧。是不是于父亲而言,我并不曾像所有人告知我的那般重要,

  我从不觉得人的心智成熟是越来越宽容涵盖,什么都可以接受。相反,我觉得那应该是一个逐渐剔除的过程,知道自己最重要的是什么。知道不重要的东西是什么,而后,做一个简单的人。

  有段时间喜欢拍照,给父亲母亲拍了很多照片,时间拉近到2018年4月30日,他都神情熠熠然的唱着国歌,眼睛明亮,神态喜悦。再到2019年7月28日,他却只能目光呆滞的看着远方,为配合我举起了耶的手势。时光是可怕的,飘动的白幡让我理解人类在时光和存在里如此渺小,不论活着要承受多少,如今所有一切也戛然而止,我不知道他是否还能看到,知道,思念原来如此有限,怀念原来这样浅显。

  你看,原来我们能回忆起来的都是他的好,我们和他都是如此的善良。而我们的善良便也是来自于他的良善。

  我以为我是特别的,于很多人而言,在我理解的世界里,他应该等着我,在我理解的世界里,他应该清醒至少一刻钟,表达他对子孙的期许和妻子的不放心,在我理解的世界里,至少至少他应该进入我的梦中让我看看他。

  我乍然发现我理解的世界和我的世界是不同的,我以为给你两个苹果,你至少会还我一个苹果,却原来我可能给了三个,都换不来一个。世间如此繁芜,我却越来越不见了依靠。我要更加更加热爱我的母亲。

  我想我应该长大,长大到知道没有人是真的爱你,长大到知道没有幸运是愿意选择你,长大到学会长大。

  文章作者:已是经年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