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日下的小男孩

  • A+
所属分类:生活随笔

  不知什么时侯,我却有了一个外号叫小干巴。由于小我并不介意,谁叫我都应,自己就认为是是个名吧。

  五六年,爸爸领我到学校去报名上学,由于瘦小,个子也持别矮。杨老师就跟爸爸说,三兄弟,你家老小子这么矮,今年就别上了,明年吧。好吧,明年就明年,杨老留步,我们回去了。

烈日下的小男孩

  五六年的夏天,是百年不遇的热天。毒辣辣的太阳仿佛往地上喷火,小草打蔫,花儿也萎缩了,空气中弥漫着一种焦糊味。街上光溜溜的,一切植物都无奈地挺着,任凭骄阳肆意地蹂躏。

  熊家姐弟俩,彻下了北窗台底扇的窗玻,坐在窗台上一边摇着扇子,一边看着窗台下面的季季草。突然弟弟下屋孩对姐姐说,你看小干巴赤脚光头地从东边走过来了。啊!真的,都热死人了,他怎么还敢出来呢?姐,我看是谁将他了吧,他是最不受将的,越说你不敢,他就越不怕。小屋孩说着,同姐姐一起盯盯地瞅着小干巴。

  小干巴是东院张家的老小子,今年7岁,常和下屋孩,小文子一起玩。今天后院的老哥在他家将他说,小弟你敢不敢光着脚在处面走一圈。小宝你怎么老出馊主意呢,这大响午头,待在屋里都热,你还叫小干巴到外头走一圈,不听他的啊,咱不去。妈,怕什么,不就是热吗,关键是我走完一圈,老哥你能给我什么奖励。小宝忙说,有,有奖励,给你一把削笔的小刀怎么样。说完小宝就就拿一把红色的小刀,在小干巴面前摇来晃去。好,就这么地,说完,小干巴毅然决然地朝外面走去。

  一出门他就象踩上热火碳一样,不由地唉呀一声,然后拼住气,钻向那热浪滚滚的海洋。脚每落在地就炀得巨痛难忍,脸也烤得火辣辣地疼,但他一想到,我必须得赢,绝不能输。倔劲一来,说也怪,天好象凉快了一点,一切炽热的感觉刹时都没了。他顶着毒日,看着映在地上小小的身影,越走越快,越走越来劲。

  此时,他心里十分鄙视,坐在北窗台消凉的下屋孩,和待在家里闲聊的那些大人。认为他们浪费了大好时光,该出来玩的不出来玩,该干活的也不出来干活。

  面对这无人的四野,他只觉得自已是个大英雄,形象也越发地高大起来,于是他阔步驰程。两旁的房屋杨柳,一个接一个从身边掠过。啊,前面就是大井了,过了大井就是老学堂门前那个弯道。小干巴心里不断地想着,玩过的情景也浮现眼前。在孟家门口与召泰彈玻璃球,在吴家门口与小换,唐丫,小肥子玩锔大缸,打你脑门钻一钻的游戏……

  当他绕完了一圈,踏进自家院道那一刻,他欣喜地笑了。我胜利了,我赢了,不禁高呼起来。吱扭,房门拉开了,又推开了屋里门,当着妈妈的面,小干巴兴致冲冲从小宝老哥手里,拿去了那把削铅笔的红色小刀。

  2019年6月27日锦州

  文章作者:张大军de老人日常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