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忘的万特

  • A+
所属分类:生活随笔

  几天前,我们在平罗镇万特大酒店聚会了一场,这一聚便在脑海里留下了深深印迹。这之前我根本不知道平罗还有个万特,更没想到座落在农村平罗镇上的万特竟会如此的辉惶。它前面是美丽的蒲河景观帶状园,和横跨蒲河拱得很高的一座白色愚意桥。一进万特大院,一进万特酒楼,无论是楼形,还是室内装饰,都实则令人耳目一新,来人心里都不免会这祥想,真够万特的了,名不虚传那。

  这次聚会不同于一般聚会,它有着广义上的亲缘关系,是知青间,乡民间,亲属间,几十年沉淀出的真情凝集,是伟大的博爱体现…是难能可贵的希有事物。上午十点多点,酒店服务员目睹着推门入内的两个步履艰难的老人,微笑地迎上说,两位,啊,我们是聚会的,201房间,听着老人含糊不清的语声,心里不禁泛起了敬畏,这是多么可贵的真情啊,而我们这代人…..

  我和妻从赫三家看完病人,心急火燎地赴了过来,宽大的201房间的大园桌旁迎门坐着四个人。一见我们到来,三个人都艰难地移动着身子以表示意,宝路则离开桌迎上,并为我点燃了一支烟。没多会紧接着是兴福,牛延平,老霞,然后是杨力刚,陶传壁,最终到来的是房桂荣。革命年代战斗在一起的老知青,老贫农,老知已,相见如久别重逢般的亲热,紧紧地,紧紧地握着手经久不放。正当老伙计侵在无比亲热之中,不知谁喊了一声,走,照像了,照像了。大家一阵欣喜,忽啦地拥在外堂,按自已的年令,个头则特合适地排例起来。攝影师都没做调整就满意地对大家说,往我这瞅,都笑一点,唉,不错,不错,好了,就这样一张珍贵的像片便永久地留下来了。

  回到餐桌,杨力刚把自已带来的郎酒拿了出来,对大家说,这是我的一点意思,每个人都先来点。说着又往盘里放熟花生,鲜李子,房桂荣看他忙忙喝喝,走过来拿起精美的酒瓶,今天我来给各位斟酒。给宝先斟了一满杯,然后给我斟,她一边斟一边认真地瞅着杯里的酒,心里不断琢磨着我的酒量。我没有吱声,任凭着她斟,快要到半杯的时侯,她有些扰豫了,我好象有些为难她了,仍然没有吱声,结果她斟上多半杯时毅然地离开了。

  席前,大家请兴福先讲两句。因为兴福既是大家的小兄弟,又是各次活动的组织者,没退休前是纺机厂工会主席。以前为厂工人办事,现在为大家办事,顺理成章,当之无愧是我们的头人。他讲话言简意明,真诚,无华,实在。他说,这次聚会,是杨力刚,陶传壁提出的,但我只是和大家一说,没想到大家却产生了共鸣,大家都很期待。这是他俩的功迹,应该感谢他俩才对。你看是多么地虚心,多么地谦和,把自己一直放到在一个无所谓的位置。其实我知道,这是一个组织者信任的作用,我们某个人的想法通过组织者的作用而实现,这是大家都知道的常识,而兴福却是如此的谦虚。

  这时一向都不爱健谈的牛延平来了兴致,她说从小时侯到退休我根本就没有离开过兴福。小时侯在一块玩,小学在一个学校念书,中学也在一个学校就读,下乡在一个小队,上班在一个工段。兴福听牛延平一说,也来了劲,我当工段长时,牛延平事多,天天晚来一个小时,别人有意见,硬让我给顶回去了,明告诉他,她八点半来行,你八点半来就不行,不信你就比量比量。不知谁说,你们俩那么有缘怎么没在一起呢?牛延平说,那时也没往那上想啊。兴福说,可能是有缘无份吧,要不然她早就成我媳妇了。大家听了他俩故事都在想,这是多么纯洁,多么高尚的友谊啊,要现茌年轻人早就滚到一起了。

  大家又回想起下乡时与贫下中农在一起的点点滴滴。农民忠诚对党对国家的言行,老霞说,淑艳她爸当队长时,就对大家说一定要把籽粒饱满的玉米送给国家,瞎子秃子的留给自己吃。她们还说了六叔那年大年三十给知青做了满满一桌菜饭,做完就走,怎么留都留不住,无奈,我们全体女生都不约而合地给六叔集体敬礼……

  三个多小时聚会结朿了,大家都依依不舍地告辞告别,相互祝愿,语重心长。一伙一伙迈向回程的知青,乡亲,知己,都已蹬上了车,还不断地回头,看着这相集的地方,看着这美丽的蒲河,和看着这别具一格的万特酒店。我明感地注重到大家内心的这种情絲,故而以难忘的万特做为题名来记忆这次聚会。

  2019年7月29日于家。

  文章作者:张大军de老人日常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