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3,我不尽的兴

  • A+
所属分类:原创文章

  8月2日下了一场雨,锦州再不那么闷热了。全家人在屋里各自忙碌着。孙子祺祺写完作业跑到爸爸身旁大声嚷道,你们说话还算不算数,要是下雨就算了,今天一直都没下,还去不去东方欢乐王水世界了。儿子,女儿谁也没吱声,仍然看着手机。过了一会他俩对视一下,儿子说,走,去东方欢乐王水世界。于是大家找出了泳衣,泳圈,又从楼下超市买了小食品,水,开车就直奔笔架山了。

  儿子架车娴熟,老练,在车流密集的渤海大道上一路狂奔,别人跑这三十多公里的路程都要四,五十分钟时间,他不到30分钟就跑完了。就在找停车位置的时侯,由于车堵得励害,基本老半天不动一步,己经都有十来分钟了,前面的车才向前蠕动几米。好容易开始持续慢行了,儿子瞅准右面有个停车空隙,猛地一个大转,车子进入一半。儿子说,都下去吧,可大家看车没有停到位,所以谁也没下。可车停到位了,我们推开车门却挤在两车之间,儿子一边帮我们拽下车,一边说,我叫你们下时,车门能全打开,这回进来了,车门连半开都开不了,不挤住怎的。

  堵在售票口外面的男女老少,头顶着似火的焦阳,浑身是汗。他们恨不得把手里的游泳圈放进水里,然后拽着它往水里连扎几个猛子,方解现在热得要死的感觉。但是,瞅瞅排在她们前面无数的人,又只能无奈地挺着。我和孙子都坐在树阴凉的台阶下,和她们相比之下自然地要好受多了。这时,孙子突然一声大喊,我姑和我爸买票回来了。我拎着装泳衣的兜站了起来,随着我们就走进了场内。

  东方欢乐王水世界建得那可真是好,地一码是细小碎石铺的,共塗有红,黄,绿,蓝,黑五种颜色。道两旁,树,亭,巨石,搭配有致。南面一条小路,高低起伏,桥,石,岗,间连有序。设有四个大小不一的游泳池,最西面的是最小,容二,三十人。人游到南面,扶墙台可望汹湧大海。东面是最大的泳池,池中间有一扇类似歇凉的高大红色的伞,能容五,六十人。游乐场中间是一条飘流的河,弯弯曲曲基本贯穿东西。还有少年游泳池,儿童嬉闹池,水上娱乐舞台…其中最惊险,最刺激的两个大型水上乐园都在西面,一个是高空冲滑,一个是高空浇灌。这两个最吸引有冒险精神的游客去尝试,我孙子四个小时基本都在这里玩。其中高空冲滑尽管很费时的排队,他都做了三次,高空浇灌玩了十几次。还有一进场内就能看见的巨浪感受池,和几个为数不多的包亭温泉。

  我们四人穿着泳装,拿着泳圈,由东往西兴致冲冲地走着。突然孙子有些不解地问,我们这是要从那开始呀。女儿说,先给你送到高空冲滑,那里人多,需排一个多小时队才能玩一次。啊,孙子高兴起来,一下子又把我们拉得很远。

  不一会,我们眼前出现一个宠然大物,底下还过站着密密麻麻的人,女儿说,祺祺看见没,这就是高空冲滑。爸我和我姐走了,你也别在这等了,咱们九点半在更衣室门前集合。你们走吧,我等会再说。

  祺祺在队例尾端排着,他瞅瞅前边很长的排问着身旁的人说,这得多长时间才能排到啊?最快也得一个多点,祺祺对身旁穿着一身黄色泳衣的人说,谢谢姐姐了。回头和我说,爷爷你先去玩吧,不用在这等了,我行。我一边往回走,一边回头对孙子说一个多点呢,你真的能行。孙子摆着小手,快去玩去吧,爷爷,别在浪费时间了,我长大了。

  我这才放心地往回走,在一个南拐的小道上,看见不少浑身湿漉漉的人,我断定这就是从最西面泳池上来的人,故尔我便拐向了这条小道。这是个很洁静的泳池,清清池水已经快漫过泳池的台面,水上有二十多青年男女在尽情嬉戏玩耍,尽情享受着水帶给她们的快乐。我蹲在台面上做着要下的姿式,但每次脚探下却又都缩了同来。一则觉得水凉,二则害怕一下去会凉到全身导致身体的不适,最后还是从池内的扶梯上一点一点地下进去了。

  我在水里因为一直都感觉凉而失去了平时戏水时的兴趣和能力,只是搂着狗泡慢慢地适应着。池南面有几个女学生在换着姿式拍照,拿手机拍得女生非常得意的行使指挥权,直把那三个女生折腾的团团转。还有三,四个健壮的男青年,游着标准的哇泳,在池里象似永不疲劳的来回游着。北台上有一对青年情侶,对清彻的池水绻恋不己,总想下去而迟迟不敢。最后男青年憋不住了,恨心地把女友往下一推,女友随既拽住了他的腿,结果双双就以这样方式投入了水中。我终于从冷感中跳跃出来,于是不失时机地一连扎了几个猛子,那痛快淋漓的感觉让我对水又开始青眯了起来。仰游,侧游,沉游无不运用得得心应手。正在兴头时,突然想起该看看孙子了,他此时:排到那了。

  我到冲滑入口处,看孙子己经站在门边了,便问,下个该你了吧。我刚才测检了,身重不够还差2斤份量,后来孙子找了三个便随之进去了。我对此感到特别惊喜,不断为孙子的聪明而感到高兴。但我又不断在计算进去后,站在栏里四个回合的人数,等到孙子能上到冲滑的高台上最少还需20分钟的时间。所以我又马不停蹄地开始去闻找第二个游乐项目。

  我把泳圈寄在冲滑门口的栏子那,劲直朝进场时看见的巨浪感受场走去。道上满是人,儿童游乐园满是人,漂流溪里也满是人,嘻嘻哈哈快乐的声音不绝于耳。很快我走完了近三百米的路程,跳进了我这特别喜爱也曾/同孙子玩过数次的冲浪大泳池。这里面积最大,泳客最多,密密麻麻,五颜六色。我在从岸往里走去,这时有两对青年情侣,男的骑着沙鱼塑船,女的坐着白色的小白兔坐漂,突然一对男的要让女的骑他的沙鱼漂,但女的怎么都上不去。

  这时前面台上显示离掀浪还有1分20秒,而她俩还在沙鱼漂那费时,最后女的索性离开,自己往小白免漂上去。她仍然没有上去,当男的过来正托着她往漂上上时,这时70多公分高的大浪突然打来,一下子把他俩拍得无影无踪。老半天从水里冒出来后,女的一边吐着呛水一边朝男的乱挥拳脚,直搞得男的羞愧连连和不断地说对不起。那一刻,场上沸腾了,惊呼声,喊叫声,连成一片。从南岸底掀起的巨浪,呼啸着朝池里花花绿绿的几百名游客迅猛袭来,似乎有吞掉之而后快的气势。坐在泳圈上的人和扶着泳圈的人,她们任凭风吹浪打,遇浪而高,浪过而下,始终都水面上享受这种刺激的快乐。而象我这样没有泳圈的人只能在浪来之前,憋口气先钻进水里潜伏,这样才会平安无事,否则就会免不了要被浪击打,有时还会呛水。我一连享受这样五次刺激后,就从水里走了出来,一个不到六十岁的老人,一见我就说,岁数大了可不要往里走呀。我知道他身上一定有段怕水的故事,但我真的没有时和他聊,于是向他道声谢谢就离开了。

  这时我确实感到有些冷,也再不打算进池玩了。于是我快步返回更衣时,换上衣服一看时间已经7点半了。我朝孙子玩的地方走,但禁不住依然热闹的欢腾景象,于是拍了几张照发给了好友。走着,走着,我便遇着了儿子和女儿,她们问,你见着祺祺了吗,没有,这不正要去找他吗。儿子说,不用了,他不到点是不能回去的,爸,你在更衣室外间,好好歇着,等着我们回去。好,那就这样。

  我坐在更衣室外间一条凳子上,一边休息,一边吸着烟,看着一拨又一拨回来的人们,欣喜,快活地论着,这地方真好,孩子怎么玩都玩不够,硬是让我拽回的,这不,你看现在还生我气呢…8点半儿子回来了,他说,爸你要不累愿意走就走走,我在这等着。我说,有点乏,还是你出去活动活动吧,好,那我走了,爸。

  九点20分时,从各泳池回来的泳客忽拉地挤满了更衣室,而且还络译不绝地进着。我想孙子快回来了,就随人流往里走。十几米远我的身体就有好几次冰凉刺骨的感毕觉,因为人多总有些楞小孩和急切的人在荒忙乱撞。我到了A1063号拿出孙子衣服和鞋,等孙子一回马上就穿,这样也会解省些时间。但满更衣室的人都冲洗换穿完毕了,甚至人都走光了,可孙子仍然没有回来。儿子和我又点燃一支香,在九点四十五分的时侯,孙子悦色满面地回来了。他基本不停地高兴说着,爸,爷,今天我玩得算过大瘾了,冲滑我上了三次,最后两次时间用得最少。坐着黄色气垫船,在黑暗的简道里向下极速一冲,凭着惯力又上到第二个高点,然后又向下冲,直至从黑暗的筒道里出来。那感觉又快又猛,又黑又亮,仿佛在魔幻世界里穿行,真是爽,酷,险,样样都有啊。

  在我们走向停车场的路上,孙子又紧接着讲了他第二项浇灌。孙子得意的说,那浇灌不分两层吗,下边有四个小浇灌,那当然都是小屁孩玩的地方,我能在那个地方玩吗,所以十几次我都一直玩那个大浇灌。大浇灌只有一个,悬在塔坐的顶端,离地能有20米高,我和同般大的孩子齐刷刷站在离浇灌口有八米高的底下,数着数等浇灌的时刻到来。突然,那盛满两吨水的灌往下一倒,你说什么感觉,你是没看见那,那打得不仅是疼,不仅是蒙圈找不着北了,而且百分之百地都打趴下了。就这样的浇灌我玩了十三,四次,你说我身体棒不棒。孙子讲得心花怒放,一股得意洋洋的成就感不禁溢于脸面。儿子,女儿,和我都举起了大拇指,不断称赞地说,棒,棒,特别地棒,不愧是你们崇山区小学田径比赛的亚军啊。

  车全速地往回开着,孙子禁不住高兴的说,爷,我回去写篇作文,题目叫,803,我不尽的兴。写完你发表到网上好吗。我欣然地答应他了,不过我知道,只有爷爷替他完成这个心愿了,所以,才有了,803,我不尽的兴,这篇记叙文章

  2019年8月13日,沈阳。作者:张大军de老人日常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