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发小是奶奶

  • A+
所属分类:情感文章
摘要

 发小群,一张刚出生的婴儿照,照片上一个粉嘟嘟的小家伙,“这是谁?”“我孙女”。
  发小群,是去年腊月建立的。在发小为儿子喜办婚宴的现场,仅有的几个伙伴到了,曾经一起长大、一同打闹嘻哈的伙伴们,大一点的,小一点的,都散了,都不记得有多少年聚不起来了,甚至都失去了联络。

  文章赏析:我的发小是奶奶。作者:离弦青

  发小群,一张刚出生的婴儿照,照片上一个粉嘟嘟的小家伙,“这是谁?”“我孙女”。

  发小群,是去年腊月建立的。在发小为儿子喜办婚宴的现场,仅有的几个伙伴到了,曾经一起长大、一同打闹嘻哈的伙伴们,大一点的,小一点的,都散了,都不记得有多少年聚不起来了,甚至都失去了联络。他们几个动情,也动心,莫名的失落感,让曾经美好的青春岁月成了心中的回忆。其中一个已在呼和浩特市扎根的发小,主动建立了发小群,他们分头寻觅,通过各种渠道,把散落的游子一个个联络进来。

我的发小是奶奶

  记得一月初,夜幕时分,下班回来,换上家居服,准备做饭,电话铃响起,“集宁来电”,会是谁呢?没有标示的电话我是不接听的,这是家乡,想来应该是有关系的人。“喂”。“喂”。“哦,哪位?”“哪位啊,哈哈哈,下班了没有?”“哦,下班了。”“吃饭了没?”“额,没呢。”“没呢,呵呵呵,知道我是谁不?”“…谁呢?”“你还不知道我是谁吗?”“啊,是谁呀?”我动用所有的神经系统,从这熟悉的乡音中想一探究竟,可是我怎么也判断不来是谁。

  难道是我不熟悉的人?难道我忘了乡音?可是,我明明感觉到亲切,穿透力极强的笑声。正在我犹豫不决的猜测时,“xiangyu啊,你咋能听不出我的声音。”“天哪,我真的没想到是你,可是,一听见你的名字,我就确信是你了。”真是见鬼,我说不清这是为什么,一前一后,可我就是后一个唉,思维钝的狠。从此,我的微信多了一个群,也成了我微信里仅有的2个群的其中之一,没有人相信,哪个人现在只有2个群,而我就是这个人。

  同一方水土,同一片天空,同一棋盘。有人拼命的想离开,有人玩命的想找寻外面的世界,年轻的我们发奋,也冲动。如今,我们真的离开了,我们和外面的世界一刻也不分离,而我们失去了根,也改变了魂,回不去的昨天是多么美好。每每想起来,都是炊烟袅袅,深邃的银河,闭上眼,每家每户的大门都清晰可见,每个人的言谈笑容都历历在目,仿佛就在身边。

  听妈妈说,发小是她妈妈带过来的,她不是土生土长的我们村的人,是她妈妈前任丈夫的孩子,关于前任的事情,小时候我对此丝毫不关心,也没概念,什么是前任?什么是丈夫?什么是带来的?我完全不懂得,也不关注。妈妈说:“发小的后爹因为一只眼睛的缺陷,加上人长的不俊,家庭条件也不太像样,一直未能娶妻,后经人介绍,得知有一位母亲,带着一儿一女生活,估摸着条件不会太高,就决定娶了她。”即便如此,妈妈说:“婚前两个人没见过面,男的怕女的相不中,但婚礼还是办了,那天也是他们第一次谋面,已成为对方的妻子(丈夫)。”这一切惊天动地的悄然发生了,成就了一个“家”。

  如果是今天,除了不可相信,不可想象,谁不会为这样的婚姻感到不可理喻,甚至可怕呢。而今,我们千挑万选,又是如何呢?还是有失望,还是会不满意,还是有问题,发生矛盾,究其原因,真的太复杂,比起他们,单纯的结婚,真不知道有没有可比性,怎么比?我始终无法肯定这是对与错,我寄托于时代产物的模糊理念中,也许不关我的事,也许已紧紧与我相随,让我如何是好。

  说来,发小的家庭,是我们村少有的一个复杂的家庭,父亲是后爹,眼睛残疾,母亲是重残疾,走起路来像打太极,前后左右,都呈现出她身体的摆动,摆一圈挪一步。在我的印象中,她母亲最远的出行是从自家炕上走到大门口,然后蹲下,长年累月,几十年如一日,这是行走的最远的路程,也是生活中最大的活动空间。大多时候,是在家里炕上蹲着,很少坐着。我曾经好奇的问过妈妈:“为什么不坐呢?”妈妈说:“村里的人都不知道为什么,嫁过来的时候就是这样,估摸着还是身体的原因。”然而,在洞房花烛夜的时候,依然失望了,不曾想到自己嫁的男人那么丑,听说那天夜里她哭了。生米煮成熟饭,一切都是这么的“顺理成章”。

  慢慢的,村里的人都把她的特点遗忘了,她能做针线活,也能烧火,还能在炕上做饭,村民都觉得她也是一个“好媳妇”,至少给了孩子们一个家,有了一个撑家的男人。没有人对她说三道四,只是她和村人交流的很少,说话总是模糊声覆盖着,听不清楚,只有家人懂得她在说什么,而我只能听懂两个字“小青”,她叫我的时候总是笑嘻嘻的,很难得的。有时候夸我衣服好看,我听不懂,发小做翻译,那时候我觉得发小好伟大,这么难懂的语言她都能懂,我真是不晓得她有多聪明。更多时候,她像在自言自语,开始我很好奇,后来就习以为常了。

  有次,我还是忍不住问发小,想知道她在说什么,发小说:“大多时候她在表达自己的情绪,比如说自己的男人,埋怨他不顾家,没有别人家的男人勤快,灶台下没有了柴,牲口还没有喂……”她就那么一本正经的说着,时常是愤愤的神情,边说边回头看看窗外,再低下头做着针线活。有几次,我看到她用绵软的手掐着她的孩子,直到孩子从她手下哭着挣脱,然后又是喃喃,没有人说她什么,也没有人问她什么,更没有人安慰她,她的孩子也没有人哄,我疑惑的远远的看着她。有小伙伴突然说:“她要打人了。”我们一窝蜂的跑了。

  和发小一起到我们村的还有一个哥哥,哥哥遗传了妈妈的几乎所有症状,只是走路利索一点,能下地干活,也能打柴、放牛,成了家里的主要劳力。

  后来,发小的妈妈相继生了一女一儿,女孩再次遗传了妈妈的口齿不清,儿子倒是伶牙俐齿。在农村,儿子是风帆,有儿子的家庭总是有了一种充满希望的喜悦和依靠,对于发小的后爹来说,这算是最称心的一件事了。

  记忆中,发小没进过学堂,像所有没读过书的农村姑娘一样,每天起早贪黑,打理家务,下地做活,一家六口人,4个不同程度的残疾人,要把一家人的日子过起来,谈何容易。小时候不更事,甚至觉得这样的家庭几乎让人是不屑的,现在想想她那时候日复一日的生活在这样的家庭,内心是多崩溃,然而我们都不曾安慰过她,没有鼓舞过她,进而时常在孩子们口中能听到说她的笑话,对她的各种指指点点,也免不了有人对她的蔑视,甚至在人们的心中成了一种就该这样的习惯,也就该这样顺其自然的认识:你残疾,你就是不行;你丑陋,你就是让人不喜欢;你脑子不灵活,你就是说话也要被人噎;你没读书,你就是愣;你生在这样的家庭,你就是没有任何资本和谁比的……

  人的阴阳面,往往不是做了一件多么惊天动地的、骇人听闻的损事,而是这种潜意识的鳖之人,压抑人,久而久之,让人没有了惭愧感,扭曲了本该善良的心,一句“她能懂啥呀,就那个家庭。”,像潜伏的慢性毒药,让人失去了希望,也失去了该有的尊严,而这些都重复着,每天都上演,开始不高兴,无法改变现状,成了被动接受,顺其自然,直到有一天,别人说什么、被人什么态度对待都不在乎,麻木了。发小就是在这样的家庭、这样的状况中长大的。因家里实在是太穷,不到20岁就嫁给本村大她一些的男人,倒是知根知底,男人大一些也会疼人,只是她每天还要回娘家做饭,洗衣服,下地干活。

  成家后的发小,和自己的男人、男人的三叔一起过日子。三叔一辈子无儿无女,发小的男人早早没了爹娘,叔侄相依为命,发小善良,体察男人的心,在一起互相照应,加上三叔是个勤快人,年岁不算大,也给发小帮了忙,他们生活得和谐,没有村里人的那些唧唧歪歪,日子也开始越过越有改色,慢慢的开始不愁吃,不愁穿,也能有一点零花钱,两口子勤劳吃苦,又打些零工,有了积蓄,也顺理成章的生了一儿一女。在村里,发小这一家人终于和村人没有大的不同了,但发小说:“咱家还是不如别人家,还是要穷一些的。”我说:“如果把我们中的任何一个人置身于你得那种家庭环境和生活磨砺中,我想我们都比你差远了。”

  事实上,过去,今天,我们真的比发小高人一等吗?我一点都不觉得。谈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我们似乎都只是一个喊口号的,随波逐流的,把苦难的生活,在一个不曾读过诗书的人手中一点一点经营起来,好转,又融入所谓的大家中去,这个漫长的过程,足以让我们不理智,一蹶不振,而发小却是越来越像样。儿子融入了城市,女儿走进了新学校,我们常常把人生赢家定义为那些大智大勇,有着杰出贡献和威震四方的人,在我看来,发小是个赢家,她没有牵连社会,她没有记恨那些欺辱,她改变了世俗的看法,她有了莫大的希望,这何尝不是三观的体现?何尝不是人生的一个赢家呢!

  在发小群里,发小是积极希望建群的那个人,我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也是积极参与的那个发小,她大字不识,小字不懂,她能和所有的人一样玩手机,玩微信,和我们交流,说笑,拉家常,也发表自己的看法和意见。我说:“你是怎么做到的?”“让女儿教,我死死的记住。”如果说关上一扇门的时候,一定会为你打开一扇窗,是真实存在的,我想我的发小打开的这扇窗,无疑就是那句话“让女儿教,我死死的记住”。

  发小没有读过书,不代表不渴望学习;发小没有书本知识,不代表没有一颗上进的心;发小没有富裕的童年、少年,不代表她不去追求幸福的生活;发小曾经缺少那么多,没有别人更多的会,不代表不去努力融入这个数据化的时代。发小,走了漫长的半生路,这条路充满生的挑战、坚难、刻苦、颠簸,但她那颗持之以恒的心,那张水灵灵的脸,那面哈哈大笑的人生,让我不得不佩服她赢得好不容易,但好踏实。

  发小,今年45岁了,72年生人,就在十月初八的后半夜(0:50′),已是初九凌晨,儿媳妇生下了一个身体健康的千金,发小一夜之间成了名副其实的奶奶。发小第一时间把孙女的相片发到发小群里,粉嫩嫩的,像她,她总是分享,从不独享,也不想心思,她是一个豁达到透明的奶奶。

  发小说:“女儿虽然还小,也在读书中,需要照顾,但毕竟稍大一点,我还是要先照顾儿媳妇和小孙女,让女儿克服一下,很快就好了。”如此朴实的话,大概只有发小说的出来,比起我们那些华而不实、夸夸其谈,我想她是无与伦比的美丽。做奶奶是年轻了些,但美丽的奶奶就是让年轻锦上添花。让我们喜欢并爱待这位平凡而不易的奶奶吧,她让我们踏实。我们需要踏实的美。

  (注:终于在这个大雪纷飞、洁白无瑕的日子完成了,我喜欢这洁净。你呢。)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