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长假最后一天,我孤独度过

  • A+
所属分类:情感文章

  我想我是生于理想国,活于现实国。现实就是各色的人心,理想就是统一的理念。而,我们有共同的浮躁:渴望美丽的花儿,绿毯似的草坪,蓝蓝的天空,青翠的松树,悠扬的乐趣,自由的鱼儿,轻轻的西语,风情的山水,还有淡淡的难以割舍的爱恋,如此这般,该有多么美好。

  理想是不同的人,不同的心,只是心色君怡,这份共同的浮躁,是理想中的现实国,也许有女儿国,也许有男人国,也许是个男女均衡国,不签山水情,不负你我心。

  理想总是牵着节奏,每一次荡漾,都是现实的拍岸,你说这就是生活,我不想要这样的生活,我不想走进濒临灭亡却被人顽固的掠夺着的节奏。

  现实中,人们少不了待人接物,大多数都是用餐喝酒,然后就是酒后的疯狂。总有人解释说喝多了,总有人说我不该那样,其实如果ta愿意,你就不会说这些。即使ta愿意,你也不该如此说,因为我们总有一个底线告诉自己,我能做什么,不能做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

  有的人很火,很热,有的人很静,很安,有的人很狂,很野,有的人很轻,很温,有的人要经历后,沉淀成这样那样,有的人经历后,会积累成原来后的样子。

  你不一定需要每一种人,但你总能见识多种多样的人,有的人在意一些人,有的人只在意意中人,有的人在意一类人,有的人在乎多重人格,而我只在乎风轻云淡却始终在心头的人。

  他来电话了,说“晚上我们一起坐坐吧。”“是喝酒吗?”还没等他来得及回答,我随后就说“喝酒就不去了。”他笑了笑,我知道他笑我直性子,笑我直肠子,笑我嘴太快,“不喝酒,喝茶,即使喝酒也品点红酒。”听出了我的性子的他,没给我缓和余地,接着说“来吧,不要拒绝,见面总是不在乎吃喝拉撒的,总是因为想见一见嘛。”我笑了,他也笑了,电话中,我们都听得到对方在笑。他又抢先说“来吧,哦,是你想见的,我在茶庄等你。”“好的。”

  也许,有很多很多人,说你这样不好那样不好,现实同样会以这样无情那样阻碍来挑战你的底线,制造种种麻烦,可总有人三言两语就会温暖你的心,总有人愿意为你的个性买单。因为在他看来,任何其他人都是伸手一大把,任何礼仪礼貌交往,都是刻薄于敷衍和利益,而只有你精于善良仁慈和深深于内心的珍藏。在更多人眼里的不堪,已不是你的不堪,而是你无法辅助潮流的正直。

  而,说好的一起石头剪子布,你却剪子布石头,为此你们解释,相互妥协,相互开始猜疑,相互开始相克相伴在更多人那里演戏,你说那样会取得内心的片刻安宁,你看看谁谁谁什么什么如何如何。

  有一天,你突然发现自己已不是当年的自己,最大的不同就是做了无耻的事而以致为荣。

  恰巧那天,你漫无目的,走进一扇门,在那个角落,一个静静的人儿只是静静的看着一本书,那么轻,那么无所谓,甚至都没有体察你的到来,就连茶房里的一声招呼也是轻轻的摆了摆手,在进入茶房之前,你忍不住又望了一眼那个读书的女子,一脸素颜,一件淡粉色的裙装,有些飘逸,即使坐着也感觉到裙角的轻盈,似乎有一首乐曲正在流淌,像清泉,像青豆正在发芽。

  不知为何,你说你从来没有那么细声细语说过话,就是本能的声音低了,腔调柔了,你说你总是害怕惊了什么,你说你突然走进一种前所未有的境界,却又觉得还有千万里需要走,才有可能入了景。你说你为什么相信缘是修来的,这大概就是“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修的路总是孤独的,漫漫的,有时候你的孤独在别人眼里就是一种毒药,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滋味呢。

  然后,你说“对不起”。

  走进世俗就是几秒钟的事,在世俗中青色是几十年甚至一辈子可能修来的,或者也修不来。

  但,这条路上,注定遇上世上的暴力,语言暴力,势利暴力,权威暴力,恐吓暴力,惊吓暴力,金钱暴力,无援暴力,夜的暴力,情敌暴力,思想暴力……所有这一切来自四面八方,而你只有在漩涡中挣扎和搏击,一旦倒下就是倒下,一旦站立即是挺拔。

  文章作者:离弦青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