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破碎的我如何去拯救一个破碎的你

  • A+
所属分类:美文摘抄

  文章欣赏:一个破碎的我如何去拯救一个破碎的你。作者:是颜wy

  情感的表露是对情感的掩藏,冷漠的神情才是对情感的展现。

  我总觉得日本文学有一个特点,就是你看完之后,永远不会知道自己的价值观会发生怎样的改变。《白夜行》读完之后给我的第一个感受是绝望,黑暗,总觉得是我的眼光太冷酷了也许东野圭吾应该要比我想象中的温情一些。

一个破碎的我如何去拯救一个破碎的你

  看完合书的那一刻,我立刻给跟我看同一本书的姐姐发了一个消息,我说我确定雪穗是爱亮司的,亮司也爱雪穗。

  雪穗给亮做的绣着RK的袋子,雪穗给她的店起名叫R&Y,亮司做的男孩女孩牵手的剪纸等等。这些的确可以有可能说明雪穗爱亮司,但是我并不是那么相信,因为我觉得雪穗太会伪装了,你没办法完全排除这些是雪穗为利用亮司假装有感情的表现。

  直到小说结尾,结尾处:“雪穗像人偶般面无表情。她冰冷地回答:‘我不知道。’”“只见雪穗正沿扶梯上楼,背影犹如白色的幽灵。”还有那句被争论最厉害的“她一次都没有回头。”

  很多人看到这里,感觉雪穗太冰冷了,觉得她一定不爱亮司。也有人觉得雪穗是因为不想亮司白白牺牲,才这么回应,她不回头的背后一定有一张泪流满面的脸。

  但是我却觉得这些表现反而让我更加确定她是爱亮司的。亮司死的时候,那个叫滨本的店长,脸色铁青,声音微弱。我想她内心一定是极度慌张恐惧的,这才是一个正常人应该有的反应,但是雪穗呢?雪穗像人偶般面无表情,加上冰冷的回答,这种反应反而是让人起疑的,太过冷静了,但是雪穗不是一个戏精么,整本小说,她时时刻刻都表演的恰到好处,不露丝毫破绽,想表现出惊慌失措,恐惧害怕的神情,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么?但是雪穗没有。

  雪穗的表现永远是温柔体贴的,大方得体,优雅从容,甚至连哭泣委屈都可以做到以假乱真,但是她从来没有表现过冷漠,实际上,情感的表露是对情感的掩藏,冷漠的神情才是对情感的展现。雪穗和亮司的是相互羁绊深入灵魂的爱,因为雪穗说过,亮司是在她行走在黑夜中的唯一一份光,所以亮司的死对雪穗的打击太太太太太太大了,让她没办法在伪装自己,继续变现出惊慌的神态,所以在亮司死的那一刻,雪穗的唯一一丝灵魂也死了,这就是为什么雪穗的背影像一个幽灵。她已经变成了幽灵,变成了一具行尸走肉,不再有留恋,不再有人性,不再有灵魂,不再有爱。这样一个幽灵雪穗,当然不会再回头。

  其实雪穗终其一生都活在“夺取”和“对亮司的爱”中,实际上,雪穗除了对亮司,对任何人都不具备爱的能力,甚至连人性没有,我说的人性是指好的一面的和不好的一面,比如嫉妒,憎恶,她都是没有的。她对所有人出手只是为了铲除路上的绊脚石而已。而亮司更可悲吧,亮司终其一生都活在“赎罪”和对“雪穗的爱”中,从他将剪刀插入他父亲心脏的那一刻开始,他的太阳便失去了光芒,他一直在在跟雪穗赎罪,跟父亲赎罪,满足雪穗所有的夺取都是亮司的赎罪。只要是为了这个目的,任何人都是可以伤害的,任何罪行都是可以做的。直到最后一刻,他将那把剪刀刺进自己的心脏,结束!

  雪穗说过:我的天空里没有太阳,总是黑夜,但并不暗,因为有东西代替了太阳。虽然没有太阳那么明亮,但对我来说已经足够。凭借着这份光,我便能把黑夜当成白天。我从来就没有太阳,所以不怕失去。 而亮司想要的是在白天走路。 但是破碎过的东西,很多时候他们宁愿记住它最美好的模样,也不愿去修补它,这就是为什么案件时隔十九年已失效,但是他们回不去的原因,还是不能白天走路的原因,还是不能在一起手牵手的原因。

  很多人看完之后可能都会保持中立,但是我却心疼这两个破碎的灵魂,亮司已经破碎了,却还想着去拯救一个破碎的雪穗。他们依靠对彼此的爱,还保留着为人的最后一丝灵魂,只是,亮司死去,将雪穗的最后一丝灵魂也带走了,从此雪穗的光芒熄灭,只剩下她一个人行走在永夜,绝望又悲情!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