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温州,感谢你让我蜕变!

  • A+
所属分类:优美文章

  文章引语:《山娃的蜕变》,讲述了1998年,在私营经济蓬勃发展的温州,18岁的文白,一位从没出过远门的山里娃,只是因为有一个梦,受到电视和书的影响,独自一人闯荡温州的一些经历,让一位懵懂无知的山里孩子最终成为了一名敢想敢做的现代青年。

  收起行囊回家去 七月重生字字真

  坐在出租车里,文白心里久久不能平静,慈祥的阿婆,霸道的老师母一直在脑海中挥之不去。

再见,温州,感谢你让我蜕变!

  三个月的时间,自己在这里体会到了很多,也悟到了很多,最关键的是接触到了许许多多的温州人,让自己真正的认识了温州。

  在脚踝处硬物的感知下,现在可以确定当初离开喷漆厂的选择是对的,不仅让自己走入了城市,还收获了实实在在的收入增长。

  这里也让文白体会到了城市的生活,远不是人们想象的那么安逸,在奔波的人群中,无论是老师母,还是老师母那个开饭馆的弟弟,亦或是隔壁小店的夫妻俩。我们看到的只是他们光鲜的一面,实际上他们的付出远比一般人要多得多。

  不似农村里,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农忙加油干,农闲省着花,天晴干活,下雨在家。

  城市的生活,是每天的轮轴转,不分天气好坏,不论白天黑夜,生活和事业不稳定的时候,就需要努力的去打拼。

  正当文白想得投入的时候,车站到了。文白下了车,这是第一次坐出租车,忙了大半年,也摆阔一次,虽然花了10元钱,但感到值。

  文白拖着箱子进入大院,却被守在大门旁边的大爷拦住了,说“乘车走里面。”

  “大爷,这里不让进吗?”文白这是明知故问,如果都让进,那谁也不去车站买票了。

  大爷直摆手,说:“里面有候车室,到里面乘车。”

  文白看了看大院里面一排排的大客车,也没有办法,只好折返到候车室。只见候车室里面到处都是人,有坐的,有站的,有睡觉的,也有发愣的。

  这下怎么办?难道在车站买票?还不知道能不能买到票呢。不让进这是自己不曾想到的,之前骑车进出几次都不见拦啊!

  文白想,这可能是自己今天这身装扮的缘故,拉着个箱子,穿着笔挺的西服,一看就是坐车的。之前穿着白色的厨师服,还骑着自行车,又没行李,人家肯定不拦。

  可现在怎么进去呢?文白在车站大厅里观察了很久。看着一个个的大包小包的进来,又一批批的从检票口出去。

  这时,一对年轻夫妻在包裹寄存处取包裹,文白远远的看着。突然灵机一动,有办法了,不知道行不行,先试了再说。

  “你好!这里是怎么寄存的?”

  一位个子不高,看着挺和蔼的大姐看了看文白说:“四小时五元,超过四小时十元。”

  “哦!那钱是现在付,还是取的时候付?”

  “取再付。”

  “好,”文白把箱子和鞋子全都放到前面的台子上,眼睛却看着寄存处后面的小门,从旁边的窗户看过去,可以清晰的看到车站大院。

  “把这个收好,待会拿这个来取。”大姐扔了一个牌子在文白面前的台子上。

  文白看面前的牌子上写了个“5”字,把收了起来,随口应了一声“好的”。

  就见大姐在一张纸条上写上时间,把文白行李放在旁边一大堆行李中间,再用一个夹子把纸条夹在箱子上。

  临走,文白又看了看寄存处的窗户,有栅栏,但不影响看见院子里的大客车。

  这时,文白感到肚子有点饿了。也是的,忙了一早上,早饭还没吃,走时,老师母也不说让带几个包子馒头的。

  哎!也不计较了,她能把工钱和身份证给了就知足吧!有钱到哪吃不都一样。

  文白在旁边找了个早点摊,要了碗糯米饭,特意点了大份的,还要了碗甜豆浆,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

  还别说,现在是客人的身份在吃早餐,味道完全不一样了。之前都是为别人服务,现在也来享受一下别人为自己服务。

  早餐店旁边是个市场,一个小门进去,不注意在大街上还看不到,但里面一间间的铺子,放着琳琅满目的商品,五颜六色的,在灯光的照耀下非常的引人注目。

  文白吃完早餐,决定去看看,毕竟时间还早,还不知道车子来没来,到了12点在呼师傅也不迟。

  这个市场不大,也就几十家的样子,而且每家都很小,大的就十来个平方,小的就几个平方,但卖的东西摆的满满当当的。

  文白也没打算买什么,就纯粹瞎逛,走到里面,文白从窗户里惊奇的发现,市场旁边就是车站大院,中间只隔了一条小水沟,更重要的是在一家卖钟表的摊位后门,还有块木板搭在水沟上,上面还晾着拖把。

  这真是老天有眼,如果从这里过去,待会就不用去呼师傅了。

  于是,文白赶紧和老板娘套近乎,文白知道人都是无利不起早的,对生意人不花点钱嘴巴再甜也不相干。

  别说,柜台里手表也确实吸引到了文白,还真看上了一只表,金灿灿的,和爸爸带的手表一样,还不用上发条,说是电子的,但比爸爸那只表漂亮多了。

  一问价格,45元,也不贵,爸爸说他那只是70元钱买的。但文白自买了拉杆箱,就知道这里面的套路,最后花25元把买了下来。

  戴在手上,心情大好,没想到自己也可以炫一把了,想想都开心。

  最后和老板娘商量从她这里去下车站,看看回家的车子。老板娘看文白没行李,也没说什么,开了后门,就让文白过去了。

  水沟一米多宽,文白都没直接走木板上,只是一只脚借了一下力,就“噌”的一下跳了过去。

  哈哈!没想到,这么顺利就进来了,心情好,过这么个小水沟就像家里蹦河滩一样,不算个事啦!

  在大院里,文白没找到黄山车子,就在里面找了个地方晒晒太阳,时不时的看看刚买的手表。

  在十一点的时候,车子来了,文白上了车。

  师傅说:“这么早就来了!”

  “早来了,都晒了好一会太阳了。”文白开心的说道:“今天你们怎么来得这么迟?”

  “不是,车子早上来的时候有响声,去维护了一下。”

  原来这样。文白给了师傅100元钱,买了票心也安了,之前考虑都是多余的,这师傅还是很守承诺的。

  随后文白去敲了敲寄存处的后门,文白并在窗户下面喊:“大姐,大姐。”

  文白做好了被骂的准备,来开门的是个男的,不是刚才那位大姐了。

  “什么事?”

  文白递上牌子,说:“我取包裹。”紧接着看他的反应。

  “你怎么从后面来了?”他满脸的疑问。

  “票买了,车子走还早,就先到车子上等了,麻烦师傅了。”文白笑着说道。

  “你是什么东西?哪个是你的?”男的回头看着一大堆行李包裹,对着手上的牌子。

  他并没有多问,看来文白的担心又是多余的。

  “那个黑色的箱子,和上面的两双鞋。”文白指了指自己的东西,“谢谢师傅!”

  男的取下夹子,把东西递给文白,文白把早就准备好的五元钱递了过去,连声说:“谢谢!”

  到点了,陆陆续续都上了车,挤得满满的,说是两点走,结果整理行李,就搞了半个多小时。文白很庆幸自己在师傅这里买了票,可以不慌不忙的,还省了钱。

  车子启动了,阳光透过车窗照耀进来,从大家的脸上一扫而过,闹哄哄的车厢里,就看到每张脸都洋溢着开心的笑容。

  是啊!还有什么比回家更让人开心的呢!

  坐在前面,看着一排排的楼房、街道从远而近,又从车辆旁边擦身而过,文白陷入了沉思。

  别了,温州;也感谢你,温州。是你让我长大,也是你让我有了更高的理想。七个月,仿佛是一段重生的旅程,大男孩已不在。城市,我会一直追求下去,但无论走到哪里,都不会忘记你对我的改变。

  再见,温州!

  章后语:人生没有什么比成长更重要,成长能让人快乐,能让人追求更高的理想。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