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时的年味:香脆可口的“苞芦松”

  • A+
所属分类:情感文章

  文章引语:儿时的年味,是一份藏在心底里的记忆。好吃的、好玩的、有趣的等等,童年的欢乐虽然离我们远去,当我们重新拾起,追忆那一段段往事的时候,那份欣喜依然在我们身边。

儿时的年味:香脆可口的“苞芦松”

  儿时的年味:香脆可口的“苞芦松”

  上学的时候,记得是在四年级,要到离家七里路的村上去读。

  生产队里只有一、二、三年级,四五年级就要村里去了。

  一个班也就二十来个学生,一个学校五十多个学生,来自七个不同的生产队。

  皖南山区,人口不多,但居住的比较分散,我们生产队是在高山上,离校最远。

  到了放学的时候,大家就背起书包各自回家,一路上你追我赶,有欢笑,有打闹。

  在岔路口之前的两里路,有三个生产队的孩子是一起走的,人较多,大家有说有笑的。

  时不时总有一两个调皮捣蛋的男同学会去碰一下女同学,不知不觉中塞片树叶在脖子里,或者捡个虫子丢在书包里。

  在大家的欢笑声中,女同学发现了。

  就会追着男同学一路追打,为了不离开大家的视线,追着追着又返回,有的帮着拦,有的在旁边助兴,孩子的世界其乐无穷。

  冬天,每个学生在学校都有个火桶。

  每天放学除了书包外,还有个火盆也要一起提回来。第二天早上父母再装上一盆炭火带去。

  我们村子远,又有五里的山路,十岁的孩子,家里大人不放心,就把炭火这件事安排在村里学校旁边的一户人家了。

  他们近的孩子就每天提来提去,有时候放学,火盆里还有剩余的火。

  快过年了,家家都晒有苞芦松、米松,孩子就会家里拿一点,一般都是不被大人发现的。

  那时吃是受控制的,不像现在的孩子,零食不断。

  因经不住别人吃时的诱惑,自己也就偷偷的趁母亲在厨房的时候抓一点放在书包里。

  放学的时候,看谁的火盆还有火,就烤着两个人分着吃,那个味道至今也忘不了。

  在苞芦松丢进火盆的那一刻,随着“噼噼啪啪”的响声,就看着它在不断的膨胀,几秒钟的时间,就很大了。

  如果下手不快,还会烤焦。为了吃,也顾不得烫手和粘在上面的白灰,稍微吹一下就往嘴里塞。

  只要是晒干的苞芦松都会又香又脆,如果没有晒干的,就不会膨胀,烤不熟也咬不动。

  还会把木炭一起粘起来,一不留神就会把手烫起泡,因为是偷吃,就是烫起泡了,还不敢回家和大人说,做什么事都把手藏起来。

  苞芦松也叫玉米松,它是皖南这边由于山多家里种植玉米,发明出来的一种家常点心。

  现在种玉米的少了,做苞芦松的也就少了,而且买的玉米和山上种植的玉米味道是完全不同的。

  它的制作过程,依稀还能记得清楚,也一并分享出来,喜欢吃的朋友,可以尝试着做一点。

  母亲一般都是选一个大晴天,早早的起来了,秤上十来二十斤玉米粒,就是晒干的那种,把杂碎除掉,然后用家里的石墨把玉米粒磨成粉。

  在农村,以前的石磨作用是很大的,无论是做豆腐、肉丸子,还是糍粑、糖粉都少不了它。以前没有捻粉机,后来邻村有,也路太远,背来背去不说,还要给人加工费。

  家里的石磨也有村里人来借用,过年最多,不但不收钱,当人家说了还得早早的把整理出来,当有的邻居用完走了,忘记冲洗了,还是母亲来收拾干净。当人记起再赶来时,发现已经清洗干净,一个劲的说不好意思的时候,母亲总说没事,都是家里人。

  母亲也常和我们说:“人家来借用,是瞧得起你的人,有时忙忘记了,不用去计较。”

  玉米粉磨出来后,拌上一点盐,然后架柴火烧上一锅水,沸腾后要等它稍微冷却。

  母亲就会让我帮忙撒粉,她用一根竹篾在锅里摇,我们撒着撒着就觉得乏味,就要求和母亲换,让她来撒,我来摇。

  撒得要均匀,摇更要有技巧,母亲会说:“不是你这么摇的,要朝一个方向摇,不要左一下右一下的,要根据粉状,摇的圈子忽大忽小,不是一成不变的。”

  孩子做事就图个乐,哪里会去讲究这么多,干一下手就酸了,就又想换。

  母亲就会小怒:“走走走,一边玩去,这点小事都干不好。”

  哈哈!没帮上忙,反而添乱。

  母亲把玉米粉拌成糊状,均匀到不见干粉,不能太稀也不能太干。

  用大勺子把从锅中舀出,倒进铺好纱布的木盒子里,盖上纱布,盖上木板,放一块小石头,滤上一小时左右。

  然后再去掉石头,纱布一层层的打开,盖上木板,整个平稳的翻一面,原来底下的木板就在上面了,把拿掉。

  然后小心翼翼的拿掉木盒子,掀开纱布,用菜刀像切豆腐一样切成一块块的小方块。

  到了切片这一步,我们孩子的作用就发挥出来了。

  母亲视力不好,每次家里的苞芦松比别人家的要厚,不仅不容易晒干,也难炸熟。

  切片是用一根细铁丝绑在一根竹篾的两端,弯成一张弓,然后一层层的刮,刮的厚薄均匀度就看手巧了。

  现在有更科学的工具,直接做成了铁丝网,整块的放在上面,只要轻轻一按,是既均匀又方便。

  所以说,时代在进步,人也在进步。

  切片之后,就是晒干了。

  刚切出来的要一片片的摊开不能重叠,家里都是用竹盘,用之前,用水擦一下,避免粘在上面揭不下来。

  太阳大的话,晒个半天,就彼此不粘了,一般第二天再晒一天,就可以拢到一起晒。

  晒得怎么样,放在热油锅里面炸一个试试就知道了,如果很快膨胀起来,那就是干了,如果只听见响,却不膨胀,那就是还没干透,还要继续晒。

  油炸出的苞芦松香脆爽口,吃了第一块就想吃第二块,是农村接待亲朋最上选的点心。

  保存炸好的苞芦松要袋装密封,见风软了就不好吃了。

  现如今,过年的年货,茶点都是超市里买,这种农家的苞芦松很少看到了,只是年前会见一些农村人挑一些到街头市集上卖,每每看到,总能唤起那些美好的回忆!

  原创文章作者:阊江水。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